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网游动漫 -> 快穿:主神黑化悠着点

正文 第二百章 继兄和继妹(1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严墨抱着相片靠在桌子上出神,门外突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他眯起眼勉强聚起焦,淡漠地盯着门口。

    门被从外面推开一条缝,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探了进来,然后时希从门口钻了进来。

    “哥哥?”她对着黑暗轻声喊道。

    大晚上的不开灯,应该睡着了?

    ‘你不是说他在屋子里吗?’时希揪着井仁的圆脸。

    井仁把自己的脸皮解救出来,哭唧唧地指着桌子旁边,‘那么大一坨是什么?’

    时希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一团黑影缩在桌角。

    她吓得往后跳了两步,差点儿叫出来。

    “你干什么?”严墨冷冷出声。

    大半夜的跑到他房间来,跟个贼一样。

    突然想到今天白天的时候时希说的话,严墨咽了口口水。

    她不会是来勾引自己的吧?

    时希抱着药箱子一点点往严墨旁边挪,时不时还弯下腰看看地上有没有什么障碍物。

    严墨就坐在原地盯着她,眼里慢慢升上戒备,整个人像是炸毛的狼。

    “我看看妈哎!”时希顺手打开桌上的台灯,严墨淌血的脸突然变亮,吓得她小声惊呼。

    这家伙,不知道处理伤口的吗?!

    时希拧着眉头,抬手捏上严墨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细细看着他头上的伤口。

    伤口不是很深,只是一直没有包扎,有些凝血的地方还有强行撕裂的迹象。

    “我就知道你不会包扎。”她把手里的药箱放在一旁,嘟囔道,“你是有受虐倾向吗?”

    “”

    严墨没有说话,黑眸只是紧紧盯着她,眨也不眨。

    时希从药箱里拿出酒精棉,轻手轻脚地擦去伤口周围的血迹。

    擦到伤口的时候,她伸手拍拍严墨的脸,轻声道:“有点儿疼,别乱动嗷。”

    说着,酒精棉毫不留情地擦上伤口。

    酒精的刺痛感传来,严墨小声痛呼,牙齿紧紧咬着唇瓣。

    她绝对用力了,绝对!

    时希抿抿唇,活该,让你不处理伤口,总得吃点儿苦头。

    “这么大的人了,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她动作笨拙地消毒,然后洒了药在伤口上,“你要是死了,一定就是被蠢死的。”

    “”

    “下次记得,不管怎么样,受了伤就得先包扎,别跟个木头似的,就知道躲起来。”

    “”

    “你怎么不说话?”

    时希低下头,直直看进严墨的眼底,被晃了一瞬。

    他眼底的寒冰浓郁到化不开,但是看着她的时候好像看到了一束光一样,像是在朝圣一般。

    “你”

    “你很吵。”严墨敛下眸子,少女的沁香却萦绕在他的鼻尖,倔强地不肯飘散。

    时希眼睛一瞪,气呼呼地手上用了力气,“疼死你算了!”

    “对不起。”

    严墨垂着头,让时希看不清他的表情。

    “什么?”

    他别过头去,不肯再说第二遍。

    时希在严墨头顶系了个蝴蝶结,然后凑到他脸前。

    小姑娘的眼神澄澈,看着他的时候好像还带着光,哪怕在黑暗里也那么耀眼。

    严墨愣住,呆呆的看着她。

    时希看着他唇瓣咬出的鲜血心痒痒,没忍住啵了一口。

    “你不应该和我说对不起,应该和妈妈说。”她躺倒在严墨的怀里,抬手顺着他的脸抚摸,“她没有恶意,而且你不是已经开始接受她了吗?”

    严墨低头认真地看着她,手指把玩着她铺撒开的墨发。

    手感不错。

    “我妈妈,也会做那个菜,很拿手。”他低声道。

    时希震惊,你妈妈会做的菜,我妈妈就不能拿手了???

    什么鬼逻辑。

    时希撇撇嘴,“你要讲点儿道理。”

    “我没有不讲道理。”严墨别过脸去。

    您这么别扭真的好嘛?

    时希从他身上翻身起来,看着他紧紧护在怀里的相片,“阿姨一定是个很温柔的人吧?”

    严墨的表情变得僵硬,眼神缓缓移到相片上,思绪飘回了很久之前。

    “你有能耐就别回这个家啊!”儿指着严实的鼻子骂,面目狰狞。

    严实不耐烦地抓起沙发上的外套,连一个眼神都不肯给她,“你最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小严墨躲在楼梯口,战栗地看着爸妈吵架。

    他不明白为什么爸妈吵得这么凶,不明白为什么爸爸看见妈妈和另一个叔叔在一起会这么生气。

    “要不是因为我爸妈,我怎么会嫁给你这种人?”儿胸口剧烈起伏,脸上的妆已经花了,看起来气得不轻。

    严实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

    门摔上的一瞬间,整个房子就只剩下严墨的啜泣声还有儿气急败坏的咒骂声。

    “墨墨,妈妈对不起你。”

    她终于发现了躲在楼梯口的严墨,哭着把他抱进怀里。

    小严墨不知道到底怎么了,只会躲在母亲的怀里哭。

    “哥哥?”小姑娘清脆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

    时希担忧地拍他嘴巴子,这人怎么回事,突然就没反应了。

    严墨捂着生疼的脸,幽怨地看着她。

    这丫头绝对是故意的!

    满肚子的坏心眼儿。

    ‘黑化值,85’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