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网游动漫 -> 和透子贴贴

正文 第59章一起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不敢再瞎扯屁话了。

    在某深肤色公/安仿佛阳光一般炙热的视线下,我决定坦白从宽。

    我弱弱开口:“其实——”

    爸爸率先接上了妈妈的话,用高昂的声线压过了我的声音:“那肯定是公/务/员了吧!听起来最靠谱最稳定!梦子肯定最喜欢这个!”

    妈妈眨眨眼:“可是我觉得黑涩会听起来很火辣欸,梦子小时候就喜欢看很劲爆的黑/道公主邪魅殿下漫画。”

    爸爸震撼:“这个黑涩会一定要排在最后!!我们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妈妈:“不过梦子谈的最久的那个好像是服务生噢,没准最喜欢这个耶。”

    爸爸:“那顺序就是服务生,公务员,最后才是黑涩会。”

    妈妈:“嗯嗯,蛮合理的。”

    他们对视了一眼,脸上挂起心照不宣的笑容,似是非常赞同这个严谨推理出的结论。

    病房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我:“……”

    我:“…………”

    感受到降谷零投射过来的愈发炙热的视线,心虚的我坐立难安。

    不能再等了,再让他们瞎扯下去就要进入未知的可怕深渊了!!

    我本想猛地站起,大义凛然地指向病房门口,沉声宣布“其实这个就是我的男朋友”。

    很霸气!很能显示我的一颗炽热真心!

    然而,屁股刚离开沙发五厘米,我的伤口就隐隐作痛。

    于是,我只能异常缓慢地起身,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小声说道:“其实这个就是我的男朋友啦。”

    想了想,我稍微大声了一些,补充道:“只有他一个。”

    ……毫无任何霸气可言。

    爸爸:“?”

    妈妈:“?”

    他们愣愣地回头看向门口的降谷零。

    降谷零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先生太太早上好,初次见面,我是降谷零。”

    我爸在这个清晨受到了无数冲击,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和梦子的男朋友第一次见面”的心理建设在得知小林学弟并不是我的男朋友的那一刻彻底坍塌。

    此时,还没做好第二次心理建设的我爸只能愣愣地挥挥手:“啊……你……你好……”

    我妈非常热情地寒暄了一阵,状似不经意地凑到我耳边,再次用自以为小声的音量问道:

    “这个是服务生还是公/务/员还是黑涩会啊?快告诉妈妈,这样我比较方便调整寒暄话题内容。”

    我:“……”

    我:“本来就只有一个人啊!!!”

    ……

    在我曾经的美好设想中,见家长的时机应当是在奈良之旅中。

    比如在奈良公园里买鹿仙贝时,不经意地与经常去那里喂鹿的我爸我妈偶遇。

    温暖和煦的春风。

    憨态可掬并且有点凶猛的小鹿。

    心情颇好的我爸我妈。

    ……

    而现实是骨感的。

    在充斥着消毒水味的医院里,短时间内经历了大起大落的我爸我妈终于见到了我的男朋友降谷零。

    “他是公/务/员啦,很厉害的那种噢,职业组!”

    我不太想让我爸我妈接触到那些复杂的事情,便这么简单解释道。

    我爸悄声问我:“那服务生和黑涩会呢?尤其是那个黑涩会,是已经分了吗?爸爸很支持噢!”

    耳听八方的降谷零:“……”

    我:“……只有公/务/员啦!!另外两个是我瞎扯的!!”

    偷偷摸摸瞥了一眼降谷零波澜不惊的表情,我觉得他肯定在心里默默地把这些事全都记在我身上了。

    我:“……qaq”

    礼貌得体,风度翩翩,工作稳定,长相上乘,身材优越,声音清冽。

    真叭错。

    ——这全都是我妈对降谷零的形容,当面亲口说出的那种。

    我:“……”

    而我爸眼睛都快看直了。

    我爸一直在美滋滋地点头:“很好,很好。”

    在我爸看来,遵纪守法就很好。

    他目光炯炯地看了降谷零半晌,转过头,偷偷摸摸地问了我一句:“什么时候结婚?”

    我装死:“…………”

    直到他知道了降谷零的年龄。

    我爸略显纠结,但依旧维持着满面笑容:“哦哦哦。”

    熟知他说“哦哦哦”就代表纠结的我妈恶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凉飕飕地说:“哦什么哦,成熟男人会照顾人,你懂个屁。”

    莫名被内涵的我爸只能立马附和:“……嗯嗯,成熟男人会照顾人!”

    我的爸爸比我的妈妈小三岁,是一对显而易见的姐弟恋。

    我:“……”

    ……虽然过程很坎坷,但反正这次见家长的结局是好的!

    我爸我妈都非常满意,对降谷零赞不绝口。

    满意程度在降谷零拿出三份香气扑鼻荤素搭配令人垂涎欲滴的精美便当后达到了顶峰。

    午饭时间。

    我爸我妈在讨论点什么外卖的时候,降谷零微笑着从身后拿出几个便当盒。

    “见笑了,没来得及准备些什么,这是我做的便当,菜色有些简单,不知佐佐木先生和佐佐木太太是否吃得惯。”

    嘴上说着菜色简单,但便当盒里几乎是满汉全席的规格。

    我爸眼睛更直了。

    他已经被降谷零的厨艺狠狠拿捏住了,摩挲着下巴鉴赏道:“这弗朗贝的色泽……看起来就很好吃……这茶碗蒸看起来也很不错……焗蜗牛也很好啊……”

    我妈眼神坚定地掏出手机,唰唰唰地开始挑滤镜,顺便一巴掌压制住我爸蠢蠢欲动伸向筷子的手:“你先别吃,让我狠狠拍照发ins炫耀一下女婿做的饭。”

    我:“……?”

    趁着我妈在疯狂拍照的时候,我扯了扯降谷零的袖子,示意他弯腰把耳朵凑过来:“你从哪弄来的?”

    虽然刚刚降谷零又借口出去打电话离开了一阵,但也不可能是出去做饭了吧……?

    这完成速度也太快了。

    降谷零非常顺从地微微弯下腰,轻笑一声,低低地说:“我去借用了隔壁那家餐厅的厨房。”

    我:“……”

    我:“等等,那你早上第一次出去打电话那次……”

    降谷零坦言道:“是去买食材了。”

    我一时不知该从哪里开始吐槽:“……”

    我最终选了一个最值得吐槽的点:“你怎么知道我爸我妈今天会来???”

    而且还恰好做了我爸我妈都非常喜欢的菜式。

    降谷零仿佛听见了什么笑话一般,轻飘飘地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依旧在热情拍照的我妈和垂涎欲滴的我爸一眼,温声道:“梦子,我之前在黑涩会里就是做情报工作的。”

    他拖长了声音,刻意地加重了“黑涩会”的语气。

    瞬间噤声的我:“……”

    降谷零没再继续深入探讨这个话题,把一个饭盒放在我面前,温声道:“快吃午饭吧。”

    是一份精心搭配的营养健康色香味俱全的病号餐。

    虽然是病号餐,但并不是寡淡的白粥米糊之类的东西。

    蔬菜汤,沙拉拼盘,还有一份松松软软的喷香蛋包饭。

    蛋包饭上甚至还用番茄酱画了个兔兔。

    我尝了一口。

    ……好好吃。

    不禁想到了我上次给降谷零准备的病号餐。

    枸杞大补汤。

    我顿时羞愧万分:“……”

    为了减少心中的羞愧感,我一边吃,还一边拍了个彩虹屁:“你真会照顾病人,超好吃的,厨艺真好,会的菜式真多。”

    降谷零气定神闲地撑着下巴,半晌,悠悠地说:“是啊。”

    我总觉得他话没说完。

    果然,他不紧不慢地补充道:“毕竟之前做过你的firstcrush服务生。”

    我安静如鸡地吃饭:“……”

    我爸我妈本想在医院多陪我几天,但最终被我劝走了。

    “你们的工作其实很忙吧?大清早就到处奔波,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非常认真地说。

    我爸我妈看起来是一对极其不靠谱的夫妻。

    我读小学的时候,我们家和迹部家一样,是住在东京的。

    某天,我爸我妈旅游之后,觉得奈良的鹿很可爱,风景也很好。

    ……于是我们第二天就搬去奈良了!!

    当时,我妈言之凿凿地跟我说:“梦子,人生不长,喜欢什么就要努力拿下,不要拖拖拉拉。”

    我爸补充:“但是要遵纪守法哈,现在是法治社会。”

    当时还在咬手指的小学生——我:“……”

    虽然看起来很随心所欲,但他们其实是非常忙碌的工作狂。

    掌管企业并不是轻松的事情,一眼望不到尽头的会议、文件、酒会……

    他们在努力地替我铺路,希望我未来接手后能轻松一些。

    我妈故作深沉地叹了口气:“梦子成熟了好多噢,明明平时都傻不拉叽的,可好骗了。”

    我:“……”

    我爸则一脸邪恶反派的表情:“那个用刀捅你的人抓起来没有?如果还没抓起来的话,我现在就带着那群保镖去狠狠——”

    我:“……”你刚刚不还说我们要遵纪守法吗!!

    我偷偷摸摸地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米花町遵纪守法代表降谷零,用眼神示意我爸不要再提。

    我:“……对了!记得把那一大群保镖带回去!我不要!”

    我爸:qaq

    ……啊,其实伤口还是很疼的。

    但我不想让他们担心。

    一大波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并不清静的早晨一下子就过去了。

    下午的时候,病房里又只剩下我和降谷零了。

    换过药之后,我无所事事地躺在病床上玩手机。

    降谷零出去找医生谈了些什么,回来后便拿着平板坐在床沿,低头浏览着文件。

    我毫无知觉地凑过去,眼睛盯着手机屏幕,非常自然把头枕在了他的大腿上。

    “……”躺下去的那一瞬,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过于自然了。

    平时,降谷零和我见面时,总是会有许多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肢体接触。

    比如一起看电视剧时要靠着,凑在一起打游戏时也会时不时掐掐腰揉揉脸什么的。

    不知何时,我好像也潜移默化地养成了随时随地都要贴贴的习惯……

    我:“……”

    等等,我好像还在降谷零或有意或无意的各种动作暗示心理暗示语言暗示下潜移默化地适应了很多事!!

    比如上次在鬼屋门口时,他就向我屡次无意提起害怕的时候可以离他近一点。

    我以往去鬼屋时多半都是双手抱臂缩在胸前装鸵鸟的。

    ……结果进鬼屋之后我害怕时脑中闪过的第一想法就是去扯着他的手了。

    正当我想在心中把这些例子一一列举出来时,降谷零突然问道:“我会挡着你吗?”

    他挪了挪手臂,示意我看看会不会挡着手机屏幕。

    我:“……不会。”

    降谷零笑了笑:“那就好。”

    被他这么一打岔,我便忘了刚刚想到哪里了。

    ……算了,下次再想吧。

    就在我纠结要不要若无其事地把头挪开时,垂眸看着平板的降谷零状似无意地把平板放低了一些。

    他微微弯曲以托起平板的手臂也相应地向下移动了些许,恰好挡住了我挪开的路线。

    我:“……”

    算了,枕着就枕着吧。

    特地为了挪开脑袋而翻身什么的……好麻烦啊,我懒得动了,这里挺舒服的。

    于是我心安理得地躺在他的腿上。

    ……唔,意外的还挺软的。

    肌肉不用力的时候就会很软吗。

    ……不对啊,大腿本来就是软的吧。

    我挪了挪,换了个更软的位置。

    玩了一会儿手机,我突然觉得这一安静祥和的午后时光有哪里不对劲。

    我懒懒地抬起眼皮,纳闷地与降谷零对视,“你今天怎么不去上班?早上也没去?”

    每天雷打不动和工作缠缠绵绵数小时的降谷零居然没去上班!

    天大的新闻!

    闻声,他移开了盯着屏幕的视线,垂眸看着我,非常自然地用手托着平板:“正在上啊。”

    我:“?”

    远程办公?

    可能是因为处于新年时期,工作还没有那么忙碌……吧?

    我换了个话题:“你刚刚和医生聊了什么?我的出院手续办好了吗?”

    降谷零语气和缓:“不能出院噢。”

    我大惊:“为啥???昨天医生明明还跟我说这个伤口不严重,可以回家休养啊??怎么今天就改口了???”

    我这个伤口虽然痛,但其实也不是很深。

    完全可以回家休养吧。

    我越想越离奇,下意识地想要坐起来:“我去和医生说说——”

    降谷零单手托着平板,空出一只手来轻轻地按住了我。

    因腹部疼痛而无法用力的我啪的一声倒回他的腿上。

    降谷零的目光有些严肃:“首先,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你有多少次差点扯到伤口?万一感染或裂开了怎么办?”

    语气还有些严厉。

    自以为掩饰得很好的我:“……”

    他继续正色道:“其次,你后颈那里也有伤,而且你自己也不方便上药。”

    “最后一点,医院每天都有营养的病号餐,你甚至不需要操心每天吃什么。”

    我:“……”

    怎么有种开会时汇报发言的感觉……

    主题是《对佐佐木梦子是否能够回家这一议题的可行性分析》的那种会议……

    似是我脸上的表情过于不满,降谷零把平板放在一旁,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脸,以示安慰。

    “你还是住院吧。”

    声音温润了许多。

    我小声哔哔:“住在医院里很无聊的欸……超没劲……”

    也没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我只有一个手机可以玩。

    我补充道:“医院里的病号餐好难吃的!这里点外卖甚至还要去一楼的大厅拿!跑上跑下更痛了!”

    降谷零唇边弯起淡淡的弧度,静静地听我哔哔。

    半晌,他再度开口。

    “你真的这么不想住院?”

    我点头如捣蒜:“嗯嗯。”

    说起来,降谷零提出的每一条要求,他自己几乎都可以做到欸。

    比如,他做的病号餐就很好吃耶……而且他今天给我上药的手法也很熟练轻柔……他好像还很懂包扎用药调养护理的知识……

    我眨了眨眼,眼神微动。

    降谷零真诚地注视了我片刻,轻描淡写地说:

    “那你刀伤痊愈之前的这段时间要不要搬来和我一起住?”

    语气非常自然平静,仿佛在谈论今天的天气。

    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