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网游动漫 -> 小作精她跑路了

正文 第52章 孤苦伶仃没人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虽然中间隔着不算近的距离,但姜可儿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大黄。

    这么长时间没见,她本以为大黄换了流浪的地盘,或是被人抱了去,可没想到它又回来了,还把自己喂得白白胖胖,姜可儿很开心。

    大黄见了姜可儿也很开心。以前它在这一带流浪的时候,姜可儿常常会准备些食物给它。夏天它在外面疯跑一整天,又累又渴的时候,每次路过姜可儿家,还能吃到甜甜的冰西瓜。

    虽然她不是大黄的主人,可她们关系好着呢。

    就在姜可儿和大黄相拥着,庆祝久别重逢的时候,陆天衎不知突然从哪冒了出来。

    姜可儿看着从后面投过来的影子,就猜到了是他,于是头也不抬地问到:“你又来干嘛?”

    “你抱着我的狗,还问我来干嘛?我都没问你呢。”

    闻言,姜可儿皱眉:“它什么时候成你的狗了?”

    “从我把它带回家那天开始。”陆天衎耸耸肩,倒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大概,三个月前?”

    怪不得呢,她这几个月一直没再见过大黄,这下终于破案了。姜可儿无语:“陆天衎,你有病吧,偷狗都偷到我家门口了!”

    陆天衎瞪圆了眼睛:“你这说的什么话?我怎么就偷狗了?我明明是好心收养了大黄,免得它像我一样孤苦伶仃的,没人疼。”

    姜可儿突然起身:“陆天衎!你跟我这儿上纲上线是吧?装可怜来了是吧?”

    见她真的动了气,陆天衎的气焰又怂了下去,语气也软了很多。他低眉顺眼地看着姜可儿,轻声道:“怎么还生气了?你要是喜欢,我以后常带它来就是了。”

    姜可儿一口气差点没上来:“用不着!”

    她低头看了一眼正摇头摆尾,沉浸在喜悦里的大黄,忍住了想要一脚踢上它屁股的冲动,不过还是用手戳了戳狗头,没好气道:“不争气的家伙!”

    说完,转身忿忿离开。

    陆天衎一直望向姜可儿离开的方向,直到大黄抬起鼻子去拱他的手,他这才回过神来,于是低头拍了拍大黄的勃颈:“走吧,回家了。明天再带你来找妈妈玩。”

    四月初,又是一年好春光。

    一架从德国柏林起飞的飞机,一分钟前正式进入了中国的领空,再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它将降落在北城国际机场。

    今天北城春光明媚,气候宜人,正是出行的好时节。可此刻飞机上的两个人,却没有丝毫领略这美景的心情。

    一个西装革履、身形瘦长的男人在沉默了一路之后,突然开口:“国内的演出安排怎么样了?这都半年过去了,为什么演奏会的时间还是待定?”

    “沈总说了,今年国内的演出场地还没有安排妥当,连场地都没有,怎么确定时间?”旁边一个看上去稍微年轻些的男人轻声回应着,语气里夹杂了些许令人不易察觉的烦躁。

    “我查过演出名录了,其他形式的演出不是都在照常进行着吗?为什么唯独钢琴演奏会的场地不开放?”

    男人说话时的气势咄咄逼人,他脸颊两侧的颧骨本身就比常人要高些,再配上那双细长的凤眼,这会儿看上去更是格外的工于心计。

    “还在沟通,你别管了。”被逼问的男人终于露出不耐烦的情绪来,语气也不如刚刚平静。

    “卓西向,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说话的人正是卓西向的哥哥,卓风。卓风是生意人,他的全部产业都在国外,自二十年前去德国留学,后来又定居在那里,之后他就再没回过国。

    不过这次卓西向来北城,卓风竟也出人意料地一块儿跟着回来了。

    卓西向并不愿意他跟着自己,可是无奈,卓风向来强势惯了,整个卓家都是他说了算,卓西向再怎么挣扎也是徒劳。

    接到柯以恒电话的时候,陆天衎正在会所里打牌。

    他最近处在两个赛季之间的休假期,白天工作,晚上遛狗,生活实在不能更规律健康了。可今晚他突然接到柯以恒的通知:闺蜜团三个人约好要在酒馆见面。

    这狗看来是遛了也是白遛,干脆,陆天衎给自己和大黄都放了一天假。大黄在家里补觉,他来会所和这群闲来无事的二代们打牌。

    今晚柯以恒不在会所,他被陈妤浓拉着一起去了酒馆。这会儿突然打来电话,也不知道有什么事,陆天衎很快接起来:“嗯?”

    电话那头,陆天衎能听到听筒里传出来的民谣弹唱,这是明涵酒馆特有的背景音。

    柯以恒刻意压低了声音:“天衎,你情敌来北城了,就坐我对面呢!”

    “卓西向也在酒馆?”陆天衎摸牌的手顿了一下。

    “嗯,你就别过来了,我怕你们两个打起来。”

    陆天衎:“”

    陆天衎把刚刚抓来的牌打了出去,开口到:“把姜可儿送回家,你,亲自。”

    “我送?”柯以恒悄悄回头看了一眼正说笑的几个人,“大哥,你搞搞清楚,卓西向在追姜可儿呢,我怎么送啊?我这属于cei人桃花,小浓还不得掐死我!”

    陆天衎那头陷入沉默,就在柯以恒以为他被自己说服了的时候,对方再次开口:“柯以恒,我觉得在马甲上贴logo有点碍事,打球的时候老是刮球台。要不然还是摘”

    “送!!”柯以恒咬牙切齿到,“今晚谁要是拦着我送姜可儿回家,我就跟他拼了!”

    “很好,接着喝你的酒去吧。”说完,陆天衎挂断了电话,注意力又回到了牌桌上。

    今晚陈宇不忙,也在会所里,这会儿和陆天衎一桌打牌的就有他一个。前几天听说卓西向回国的消息,陈宇倒没太在意,不过刚刚听陆哥提起这个人,他突然想到:“陆哥,你跟卓西向很熟吗?”

    “不熟,怎么了?”陆天衎问到。

    “啊,也没什么。就是前段时间听朋友说卓西向一直在协调回国演出的事,不过一直没成,这次回来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演出的事。而且他这次回国,卓风也一起回来了。”

    “卓风?”陆天衎重复着,他从没听过这个名字,不过这人既然也姓卓,大概跟卓西向有着什么渊源。

    “嗯,卓风就是卓西向的哥哥,同父同母,但卓风年纪比较大,快四十岁了,平时跟那些二代们都不一起玩的。”陈宇解释着,“卓家的生意都是卓风在打理,虽然家主还是卓老爷子,可真正掌权的却一直是他。”

    “不过他们家常年定居德国,跟国内的公司毫无生意往来,卓风得有二十年没回国了吧,也不知道这次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卓西向,卓家,卓风,婚礼偶遇,演奏会公开告白,以及今晚的酒馆聚餐。

    陆天衎陷入沉思这一切,或许并非像表面看起来的那样巧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