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网游动漫 -> 县令不渣很A

正文 第19章 1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见宋伯雪没有理会,花见的脸色僵了一下,又笑着道:“是花某唐突了,只想着和诸位有缘,若是有什么冒犯,还望海涵。”

    宋伯雪回过神来,这才用心打量了一下男主,看着倒也顺眼,至少说话比那个痴情男配顺耳多了。

    “花公子说得对,相逢既是有缘,在下姓宋,请随意坐。”

    屁得有缘,有缘的是女主吧。

    “见过宋公子,在下就厚着脸皮打搅了。”花见闻言撩了下一袍,一旁的下人忙拿着布巾铺到地上。

    宋伯雪用力咬了一口鸡肉,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知道打扰了就别厚脸皮了。

    花见坐下之后又佯装随意地看向江梵音道:“不知这位公子贵姓?”

    江梵音盯着那落在地上的鸡腿,不咸不淡道:“江。”

    声音冷清,悦耳。

    “原来是江公子”,花见瞥了眼一旁的下人,吩咐道:“布菜。”

    因为他是面对着江梵音坐下,下人便把吃食都摆放在了他们两人中间。

    精致的糕点和一看就可口的凉菜,一一放在事先准备的木板上。

    宋伯雪嘴角抽了抽,不愧是男主,露宿在外也跟来郊游似的,而且还把菜都放在了女主面前,这区别对待也太明显了。

    江梵音看了盯着糕点的宋伯雪一眼,小口撕着鸡肉,没有动筷子的意思。

    见她神情冷淡,花见眼底的兴味更浓,主动找话题道:“在下要去平川县,不知几位是要赶往何地,若是凑巧,兴许顺路。”

    江梵音眼神一顿,不由看向宋伯雪。

    宋伯雪心里一塞,还真是凑巧了。

    若是按照书里的剧情,男主此行应该就会在平川县遇到流落在外的女主吧。

    哪怕是因为她的到来,女主没有流落在外,该遇见的还是遇见了。

    宋伯雪咽了咽嘴里的鸡肉,闷闷道:“无巧不成书,我们和花公子一样,也是去平川县。”

    花见面上一喜:“在下与诸位还真是有缘,如此便别气了,随便用。”

    他指了指木板上的酒菜,视线又从江梵音的脸上划过,也不知这小娘子与这位宋公子是何关系,希望不是他猜想的那样。

    宋伯雪闻言,往江梵音身边靠了靠,手里的烤鸡肉没放调料,吃着寡淡。

    既然男主盛情相邀,不吃白不吃。

    她拿起竹筷,尝了几口还不忘招呼江梵音:“江…江公子也吃,味道还不错。”

    江梵音微微抿唇,依旧不动筷子:“我吃好了。”

    突然就觉得没什么胃口了,口里的鸡肉也不香了。

    宋伯雪挑眉,这就矜持起来了,她耸耸肩,又去挑菜吃。

    江梵音的目光追随着宋伯雪手里的筷子,眼底晦暗不明。

    破庙没有门,夜风畅通无阻地灌进来,吹得篝火恣意舞动。

    花见还想说什么,就见江梵音倚着柱子闭上了眼睛,似是打算就这么坐着睡过去。

    他忙示意下人去拿来一件薄被“江公子,夜深露重,在下多带了一件,若不嫌弃,这件就赠与你了。”

    姑娘家哪能过得这样糙,万一冻坏了岂不是令人心疼。

    想到这,他看了一眼宋伯雪,宋伯雪随意看了他们一眼,又往火堆旁靠了靠。

    花见眼神微亮,这般不上心,八成不是那种亲密关系。

    江梵音睁开眼睛,冷声拒绝:“多谢好意,不必了。”

    萍水相逢,她不想平白受人好意。

    这么想着,她不自觉地瞥了宋伯雪一眼。

    宋伯雪也正看过来,两人对视到一起。

    “多谢花公子,衣物给我吧,晚些时候我给她披上。”

    女主不好意思,她好意思啊,万一真冻病了,耽误的还是自己的事。

    宋伯雪伸手接过来,四四方方的小锦被,一看就是为了赶路准备的,男主出个门,准备的还真是周全。

    花见张张嘴,见江梵音这次没拒绝,似是默认了宋伯雪的话,愿意披上,便松了手。

    只是心底多少有些不痛快,这俩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直到睡过去之前,他还心痒得不行,恨不得直接问个明白,又怕唐突了佳人,只能按下不表。

    夜深,宋伯雪拿着小锦被坐到江梵音身边,作势要给她盖上。

    江梵音扫了眼破庙里的人,轻声道:“我不冷。”

    宋伯雪挑眉,死要面子活受罪,她大咧咧地往江梵音身边一挤,自己倚到了柱子上。

    在江梵音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把人搂进怀里,小小的四方锦被盖住了两个人。

    “老实靠着我,我冷。”

    左右她们都是女子,又在一起挤过被窝,靠着睡一晚也没什么。

    尤其是现在又遇上了男主,书上说男主和女主之间多有误会,反复虐恋,既如此,权当是提前考验一下这俩人了。

    宋伯雪有些恶劣地给自己的行为找了个借口。

    江梵音的身子僵了一瞬,又松松地靠过去,薄薄的衣料几乎在眨眼间就接受了来自对方的温度,熨帖,温柔。

    她轻轻勾了勾唇角,双手覆在宋伯雪搂着自己的手上,缓缓睡去。

    次日,晨曦初露,宋伯雪感受到有人走动,警觉地醒来。

    是两个护卫正在庙门口喂马,她看了眼还在睡着的男主,悄悄唤醒了江梵音。

    自己如今身着男装,男主看了肯定误会,到底还是心软了。

    不管女主之后的情路会虐到什么地步,她还是不忍心再去添一把火。

    临走前,男主还在呼呼大睡,服侍他的下人见她们要走,犹犹豫豫不知道该不该叫醒主子。

    江梵音看了眼站在马边的宋伯雪,淡淡道:“我们急于赶路,不方便同行。”

    下人这才放下心来,没有叫醒花见。

    宋伯雪见男主还睡着,不知道江梵音跟他的下人说了什么,便问到:“不等他们了?”

    江梵音冷冷答道:“若是同路,这么多人太过扎眼,县衙那边耽误不得,正事要紧。”

    宋伯雪应了一声,既然女主都这么说了,她也懒得闲操心。

    所以,等花见悠悠醒来,早就不见了她们的人影。

    紧赶慢赶,总算是回到了平川县,宋氏这边也没出什么问题,宋伯雪心里的石头才落了地。

    宋氏看着跟在她身后的两个护卫,惊呆:“府衙就派了两个人来保护你?”

    宋伯雪一滞,煞有其事的解释道:“这两位是高手,以一敌百的那种。”

    “是吗?呵呵…”

    宋氏在外人面前也不好说不信,心道女儿八成是被府衙的人忽悠了,这官还是趁早辞了算了,天大地大都不如命最大。

    休息了一天,宋伯雪便对外称身体痊愈了,要提审牢里的刺。

    十几个犯人都被押上了公堂。

    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人看着有些痴傻,问什么都说不清楚。

    宋伯雪眼神一凛,瞥了眼旁听的江武义,这是准备装傻,也未免太小看她了。

    她重重地拍了一下惊堂木,还没来得及说用刑,话就被冲进来的衙役打断。

    “大人,护城军少将军来访。”

    看着一身锦衣华服的花见走进公堂,宋伯雪眼神一紧,不由看向江梵音,两人无声对视,缘分还真是妙不可言。

    花见看清她的长相后,语气也微妙起来:“昨日闻听宋大人一直在养伤,便没有叨扰,不知宋大人现在的伤可好利索了?”

    一直在养伤?

    花见看着面无表情的宋伯雪,心里惊了一下。

    明明前日还相逢在破庙,看方向极有可能是从卫天府而来,这位县太爷不简单啊。

    幸亏他及时赶来了,不然由着江武义胡来,还不知道要出多大的乱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