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裴先生娶了个200斤的胖子以后

第1171章 贾先生,你要听医生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1171章贾先生,你要听医生的话

    王姨等了很久收到靳媚信息的虽然失望却并不意外。

    她从这段时间靳媚和先生的异常猜到两人出了问题,刻意给靳媚发消息就是想从中做点努力,没想到曾经那么稀罕先生的靳媚会这么决绝。

    王姨叹了口气将厨房收拾好,又看了眼楼上书房的方向,最后默默的摇了摇头,虽然她不知道两人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却明白一定是先生伤了靳媚的心。

    要不然小姑娘怎么可能连工作都不要了呢。

    楼上贾俊恺安静的坐在书房听着负责调查贾家那边动静的下属汇报这几天的情况,只是听着听着贾俊恺就莫名其妙的走了神,直到那边汇报完听不到回应试探了喊了几句先生,他才回神。

    “嗯?”贾俊恺声音里带了点茫然。

    “您看接下来怎么安排?”下属有些小心翼翼的问。

    “盯紧了必要的时候帮一帮他们。”贾俊恺好似终于想起自己在做什么,声音陡然变冷。

    下属却有些不明白,“帮一帮他们?”

    “嗯,他们不是想收拾我嘛,你帮一帮他们。”说这话的时候贾俊恺那灰败的眼眸底闪过一抹阴翳,然后跟电话那边的人细细交代了一番。

    那边听完下意识的反对,“先生这太冒险,您要是出个万一……”

    “无碍。”贾俊恺打断对方的劝阻,他如今这样子有什么万一不万一的,嘴角勾起一抹自嘲,脑海里却莫名想到那日看到的模糊身影,心咯噔了下,但很快将内心那一抹异常按下去。

    他这一身的麻烦既然决定不去招惹女孩就不该再惦念。

    下属还想说什么,却因为了解贾俊恺的脾气只能按照吩咐去做事。

    挂了电话贾俊恺从一旁的桌上摸了好一会才摸到一盒抽剩的香烟,又摸索出打火机点燃。

    等抽完这支烟贾俊恺的心情重新平和下来,这才缓慢的起身一步一步走回卧室。

    比起厅他的卧室有更多与靳媚有关的记忆,只是以前他不甚在意,如今对方离开他才发现曾经以为的平常,现下每一点细枝末节都成了他安抚空虚日子的良药。

    贾俊恺想到这里又忍不住自嘲的勾唇。

    翌日邵云来接他。

    看到整装待发的贾俊恺,邵云朝周围瞅了瞅,“咦,老师你那小女朋友今天不在?”

    邵云也看到了医科大教务处发的澄清通告,当时下巴差点惊掉下来,他真的没想到老师恋爱后会是这种画风,仅仅因为小女生的胡言乱语就逼得学校出通告还收回了污蔑靳媚那位女同学的学士学位。

    要知道医学生的学位来的可不容易,这要是没了以后就别想进大医院了。

    也因此邵云认定靳媚跟贾俊恺是男女朋友关系,嘴巴一秃噜就问出了心里话。

    哪知道他问完后空气突然就凝滞了,连一旁的王姨表情都有些古怪。

    邵云茫然,他问的有问题吗?难不成老师还没把小姑娘搞定?

    “走吧。”贾俊恺脸色不虞的睨了眼邵云,两个字泛着冷意。

    “恩恩,走。”邵云被冻到,忙应道,余光不停在王姨身上瞥,他的意思很明显这位爷怎么了?

    王姨无奈的小声凑上来,“小靳辞职了,好像跟先生有关。”

    “啊?”邵云低呼一声但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看了眼前面的贾俊恺,见对方没什么反应才压低声音,“您知道怎么回事吗?”

    王姨摇摇头,她要是能知道都替他们去解决了。

    邵云听此将目光往贾俊恺的身上又瞄了瞄,似乎也想从贾俊恺身上看出点什么,贾俊恺却突然听了脚步,“我很好看?”

    “额,车在这,您请。”邵云被贾俊恺这句搞得身体不由自主的抖了抖,有些无法理解这人明明失明的彻底,到底是怎么觉得他在看他的?

    真是诡异的很,要不是他心里确定老师是真的失明,都该怀疑他装的了。

    贾俊恺没有为难邵云,跟着他上了车子。

    到了医院拍了片子,贾俊恺的骨折本身就不算太严重,恢复状况很好,但医生并不建议他这么快拆除石膏,可贾俊恺却坚持。

    他本身视力出现问题,再打着石膏生活非常不便。

    “你们要不劝劝他吧,他这石膏才打了两周多,伤筋动骨一百天怎么也得一个月才能拆。”负责的医生从胡医生那里隐约知道贾俊恺之前是外科医生,虽然不知道贾俊恺的盛名,可还是出于医德真诚建议。

    “我就说还不能拆,您就再忍耐忍耐。”邵云之所以打电话到别墅跟贾俊恺约时间来拆石膏,不是他自己主动,而是贾俊恺前一天发消息给他的,他当时就劝了,可对方坚持这才答应将人带过来先复诊,如今骨科医生给出同样的建议,邵云自然不想贾俊恺这么莽撞的拆了石膏。

    “不用,拆吧。”贾俊恺没理会大家的劝道,声音平淡却不容置喙。

    “老师您的手是用来救命的,现在拆了会影响恢复,到时候还怎么做手术?”邵云有些恼火老师的固执。

    “你觉得我还能拿起手术刀?”贾俊恺自嘲的反问,何况他从来不是个好人,也没有什么将救人当做己任的伟大想法,这手他人稀罕他却一点都不在意,如果不是出事的时候靳媚心急火燎的送他去医院,他可能连石膏都未必会打。

    邵云急了,“您不是已经答应我们手臂恢复就接受治疗吗?难道您要反悔?”

    “我……你觉得真的能治好吗?”贾俊恺突然垂下眸子低低的问。

    “当然能……”邵云想都不想的回,可话说完他自己却先心虚起来,尤其是想到安悦的话,老师这失明是心理原因,比起生理性原因,心理原因造成的失明太过复杂,因此治愈率很低,百分之四十已经是他们美化后的数据。

    “你自己都不信。”贾俊恺说了这么句,转向医生的方向,“帮我拆吧。”

    邵云急了,可他一时也想不到好办法干脆求助王姨。

    王姨虽然不知道先生为何非要拆掉石膏,但既然邵云和主治医生都说不可以,那肯定是不可以的,她想了想找出靳媚的手机号递给邵云。

    邵云看了眼靳媚的号码立马明白了王姨的意思,用嘴型回王姨,“我试试。”

    说完邵云就避开贾俊恺悄无声息的出了病房。

    靳媚昨晚夜班,早上回到蔷薇溪谷洗了个澡才打算睡下就听到手机响,本以为是同事的电话,哪知道拿起来一看是王姨的。

    王姨这时候给她打电话?靳媚不由想到了昨天下午收到的短信,迟疑了会还是按了接听,却没想到电话那边不是王姨而是邵云。

    她微愣了下正要问对方什么事情邵云已经一股脑给她讲清楚了。

    靳媚握着手机的手有些发紧,“抱歉,这个我怕不能帮你。”

    “怎么可能?你都能让老师答应进行心理治疗,这点小事他一定会听你的。”邵云急切的说。

    靳媚听的心微微颤了下,接着想到贾俊恺的态度,语气带了几分自嘲,“邵医生大概是误会了,贾先生愿意接受治疗是他自己的意愿跟我没有关系。”

    “怎么会?在你没有开口之前我们可是想了很多办法劝道他的,但都没什么用,老师从都林回来后就意志消沉,别说治疗眼睛,他甚至对生都没什么意见,是你给了他生的渴望,靳小姐请你帮帮老师吧!”邵云诚恳之极,他不是傻子上次在医院就看出老师对靳媚与众不同,后来又看了两人被偷拍的照片,还有老师第一时间让医科大做出的澄清。

    这以前老师绝对不会做的。

    靳媚被邵云的话说的一颗心怦怦加速,但很快想到那天晚上他的决绝,热起来的心被冰水当头浇灭,沉默了好一会就在邵云以为她挂了电话的时候声音发哑的开口,“对不起。”

    说完靳媚猛地挂断电话,然后整个人脱力的靠在了床上,不过三个字她却几乎用光了全身的力气。

    电话那边邵云看着灭了的屏幕呆了好一会,这时王姨走了出来有些着急的问他,“小靳怎么说?”

    邵云无力的摇了摇头。

    王姨见此轻轻了叹了口气,再看门诊室里坚持要医生取掉石膏的贾俊恺满心都是无奈。

    贾俊恺虽然眼盲,可敏锐的耳力让他轻易就捕捉到了邵云和王姨的小动作,他稍微一猜就知道两人做了什么,也从他们的反应里猜到了对面的回答。

    心莫名揪疼,明明是他自己放弃的人,可当意识到对方真的也放弃了他,他竟有些无力承受。

    站在原地呆了好一会,贾俊恺才稍稍回神然后再次开口让医生为自己取掉石膏。

    取掉这碍事的石膏!

    叫他一碰到就忍不住想到女孩儿被他抱在怀里的感觉,还有她因为他打着石膏为他做的那些羞耻的事情……

    拆了吧,都是因为这个石膏作祟,才让他总是想起他。

    “这……你确定吗?”主治医生很为难,说完就看向重新进来的邵云。

    “老师……”

    “你们觉得我自己拆不了是吧?”贾俊恺几乎粗暴的打断邵云。

    邵云知道贾俊恺的脾气,既然他说了这话那今天大概是八头牛都将他拉不回来了,于是无奈的朝着骨科医生点头。

    主治医生被迫也叹了口气,对这位据说才华横溢的外科医生感到极为惋惜,却也只能拿起工具。

    手臂的石膏拆起来并不困难,但因为医生和家属都心情沉重,所以他的动作格外的慢,眼看就要拆了贾俊恺的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他的手机是智能语音的,里面存的号码并不多,只是才报了几个数字贾俊恺的神情就有了变化,怔了好一会眼看就要被挂断他才喊了接听。

    将手机贴到耳旁贾俊恺的呼吸有他自己都未曾觉察的紧绷,然后就听到十多天未曾听到的熟悉女声。

    “贾先生,你要听医生的话。”靳媚不知道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拨出了这通电话,本以为贾俊恺不会接,没想到就在手机马上挂断的时候那边却接通了,她迟疑了好一会才说出这么一句。

    有了第一句她接下来的话就容易了很多,“你不是怕我纠缠你吗?那你就好好养手看病,等你好了就是万人仰慕的贾医生贾教授贾院长,就是我穷极一生都配不上的大人物,到时候你给我一百个胆子我都不敢纠缠你,所以你乖一点听医生的话,要不然我还纠缠你!”

    贾俊恺听着女孩有些发抖的声音,才发现自己原来这么想念她的声音,想念她叽叽喳喳在他耳旁絮叨的时候,想说要不你还是纠缠我吧,可理智最后叫他只说了一个字,“好。”

    靳媚缓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贾俊恺说的好是在回答她一开始的话,沉默了会,“嗯,那位挂了。”

    贾俊恺想说等一等,可嘴巴张了张最后什么都没说出口,只等那边无声的挂了电话,他仍旧将手表电话贴在耳旁,不知过了多久才放下来声音微哑的开口,“不拆了。”

    “啊?”邵云以为自己听错了,震惊的啊了一声,他向来是知道老师的脾气的,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上一次他听了靳媚的话答应治疗眼睛他已经很意外,今天明明那么固执的要拆石膏,他劝了那么久都无动于衷,怎么接了个电话忽然就改变了主意?

    但邵云马上就明白了,刚才来电的是靳媚!

    想到这邵云顿时满眼惊喜,他就知道那小丫头不会轻易放弃老师的,毕竟她看着老师眼里的光骗不了人。

    邵云暗暗松了口气,贾俊恺对面的主治医生亦是猛地放松下来,以最快的方式将自己拆了一半的石膏重新给贾俊恺补上,一副生怕对方反悔的样子。

    贾俊恺没在意诊室里其他人的反应,他满脑子都是女孩刚才的话,忽然醒悟了一般又对邵云说,“你帮我安排的心理医生什么时候可以预约?”

    “啊?”邵云又是一呆,然后马上惊喜的问,“老师你要现在预约吗?”

    “嗯。”贾俊恺低低的应了声,他突然就特别舍不得女孩难过。

    邵云已经激动的合不拢嘴,“我现在就去问,您等着!”

    说完转身就跑,贾俊恺听着他激动的声音,微愣了下随即嘴角也轻轻上扬。

    (本章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