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一个钢镚儿

正文 第110章 番外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手机响的时候,初一正坐在休息区,拿着他的保温杯慢慢喝着茶,感觉自己像是个得道老神仙。

    可惜还没好好体会一下就被打断了。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老爸的电话。

    老爸现在在一家海产品公司开车,收入还可以,就是有点儿累,老爸是个胆儿小的老实人,有活儿叫他干从来不推辞,跟以前一样,别人不愿意去的,都叫他,一直被老妈和姥姥骂窝囊。

    不过初一觉得也行了,无论这个班是怎么上的,老爸现在过得还算是挺稳定。

    只是跟老爸的联系一直也不算多,他跟老爸出柜之后,老爸有一年多时间没有联系过他,去年才开始给他打电话了,但次数也不多。

    “喂?”初一接起了电话。

    “上着班呢?”老爸问。

    “这会儿休,休息着。”初一回答。

    “我这两天要回去一趟,”老爸说完停了一下,叹了口气,“回去离婚。”

    初一愣了愣,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我妈找你了?”

    “我新换了号码,她给爷打电话要的我号码,”老爸又叹了口气,“现在你爷奶都知道这事儿了,本来还想不告诉他们的。”

    “他们怎,怎么样?”初一马上问。

    “还行,”老爸说,“你爷说早晚的事。”

    “嗯,”初一应了一声,“我一会儿给,给他们打,个电话。”

    “你还回去……看看你妈吗?”老爸问。

    初一沉默了几秒钟,咬了咬嘴唇:“不了,她也未必想见,见到我。”

    “……好吧,”老爸说,“我大概回去个三五天的,手续办完了再过来。”

    “嗯。”初一应着。

    挂掉电话之后,他看着脚边放着的保温杯,杯子有点儿掉漆了,不过刻的字还是很清晰的,航哥的狗子。

    他笑了笑,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这是晏航在某宝上定制的,挑的老干部开会赠品款,刻了字,字体挑的也是老干部开会赠品专用款。

    不过用了一年了,天天拿着上班,休息的时候就坐这儿喝,这杯子上的字儿居然一直也没被别人看到过。

    可能是因为太普通了。

    就跟这满世界的普通人一样,小小的幸福不一定能被别人看到,大概就是自己走在路上的时候想起来就会笑。

    这种小幸福的力量是很强大的,能够让人忽略很多别的不愉快。

    比如父母终于要离婚了。

    其实离婚这事儿初一没什么感觉,没有不高兴,没有郁闷,也没有松口气,就好像是听到了别家的八卦。

    快下班的时候有人送了车过来,是初一的老客户,一个胖大哥。

    “明天吧。”初一说。

    “今天晚点儿走嘛,”胖大哥说,“我都过来了。”

    “放这儿吧,明天帮,你看,”初一说,“我下班了。”

    “先帮我看看。”胖大哥说。

    “哪儿不,不对劲了?”初一问。

    “转向的时候方向盘特别沉。”胖大哥说。

    “胎压看了吗?”初一又问。

    “看了,没问题啊。”胖大哥说。

    “轮子悬,悬空还沉吗?”初一继续问。

    “不知道,我上哪儿让它悬空去。”胖大哥叹了口气。

    “那明天帮,你看,”初一说,“得试,半天了。”

    “行吧,”胖大哥看着他,“你估计是哪儿的问题啊?”

    “转向器,转向节臂,下摆臂球,球头,”初一说,“都有可能。”

    “我靠,那麻烦吗?”胖大哥问。

    “再麻烦也就换,换点儿东西。”初一笑笑。

    帮胖大哥登记好之后,初一就换了衣服下班了。

    走出汽修厂大门的时候他还有点儿高兴,现在他也是个有老客户的人了,也是个能让老客户等着的“老”师傅了。

    不过平时他肯定会晚走一点儿,先把故障大致排除一下,但是今天他得按时走,今天他和晏航约好了去晏叔叔店里看看。

    晏叔叔的确是如晏航所料,弄了个书店,从挑地方到装修到完工,耗时大半年,又要省钱还要精致,总之各种折腾。

    书店开业之后他们一直也没去看过,今天晏航休息,才约好了过去,吃饭顺便参观一下。

    初一有点儿期待,毕竟他跟书一向没什么缘分,除了工作需要会看各种汽修相关的书之外,他连包装盒上的字儿都不太愿意看,现在居然有关系这么近的人开了个书店,他还挺兴奋的。

    跟晏航会合之后,他俩打了个车直奔书店。

    书店在步行街的一条小巷里,车进不去,只能在路口下车。

    “买束花。”初一下了车之后看了看四周。

    “干嘛?”晏航问。

    “总得表,表示一下吧?”初一说,“开业以后第,一次来呢。”

    “那还不如买吃的。”晏航说。

    初一想了想:“行吧。”

    于是他俩去步行街最火爆的烧鸡店,买了一只烧鸡,让人给砍好了放在了盒子里。

    “有蝴蝶结什么的吗?”晏航问店员。

    “……没有。”店员有些茫然地看了他俩一眼。

    “这个吧,是送礼的。”晏航说。

    “这个就是礼盒了。”店员指了指他们手上的盒子,“有些客人是要纸袋装的。”

    晏航还想说什么,初一把他拉走了。

    “正常点儿吧,”初一很诚恳地劝他,“谁买烧,烧鸡还扎蝴,蝶结的。”

    “也是,”晏航笑着点点头,“一般都是送人钢笔的时候才扎,还得是亮色儿。”

    初一看了他一眼。

    “特别好看,”晏航凑到他耳边小声说,“我非常喜欢。”

    “小可怜儿,”初一叹了口气,“那会儿都没,没收过礼物呢。”

    “嗯,”晏航点点头,“小可怜儿还可怜别人呢,礼物还没送就差点儿找不着了。”

    “小可怜儿呀,”初一突然唱了起来,“十七八呀,没有礼物,真可怜呀……”

    晏航转头看着他,这几年初一什么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就这个念经,不仅没进步,感觉还有点儿退步,非常魔性。

    “小可怜儿呀,”初一大概以为他对歌词不满,于是迅速地改了词儿,“河边翻呀,礼物丢啦,真可怜呀……”

    “多大的人了?”晏航说。

    “十四啊。”初一说。

    “我他妈问你现在多大的人了!”晏航瞪了他一眼。

    “十四啊。”初一回答。

    “你还……”晏航话刚起了个头就被打断了。

    “不要啊。”初一说。

    “从现在起,”晏航说,“走到店门口,你不要说话,我怕我会打你。”

    初一笑了笑,闭紧了嘴点了点头。

    老爸的店,他们都没来过,开业的时候想来,但是老爸没让,说没有开业的程序,不放炮也没大花篮,并且不打折,就不要来凑热闹了。

    不过崔逸还是送了花篮,而且送了二十个,晏航听说的时候很震惊,结果老爸给拍了张照片。

    半个手掌大的迷你小花篮,一共二十个,在收银台上摆了两排,不知道崔逸上哪儿定做的,每个花篮都有小飘带,上面还有什么敬贺之类的。

    虽然没来过,不过店还是很好找的,步行街的一条小巷,巷口挂了个小木牌,上面就一字“书”字,然后画了个箭头往里一指。

    转进巷子之后就能看到书店的小门脸儿了。

    “外头还不错啊,”晏航看到门脸儿的时候啧了一声,“里面不知道什么样,说是老崔给找了个大学生设计的。”

    “嗯。”初一应了一声。

    “可以说话了。”晏航说。

    “我拍,个照。”初一拿出了手机。

    书店好像没有招牌,晏航看了一圈儿也没发现哪儿有字,不过似乎也不需要有什么招牌了,木质带玻璃的门一眼看进去,就能看到门口书架上的书了。

    晏航过去推开了门,一阵很小的很细碎的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来,细而悦耳。

    初一跟在他后头,抬头看了看,门边挂着个风铃,上面有很多银色的金属小星星。

    店的面积也不大,风格的两层,装修也很简单,除了不规则摆放的高高低低的书架之外,就是各种豆袋和坐垫,还有小沙发和可以随意摆放放的小桌子。

    进了店右转就是收银台,初一看到了在收银台后头的豆袋上窝着正看书的晏叔叔。

    平时初一也老看晏航戴个耳机靠飘窗上看书,晏航身上有匪气,不过看书的时候,那种匪气就会被他专注又随意的样子压住,看上去还挺和谐的。

    晏叔叔就不同了,晏叔叔身上的江湖气质,是连打盹儿的时候都不会消失的,这会儿靠在豆袋上捧着本书,也会让人觉得他没在看书而是在埋伏,随时有可能从书里抽出一把刀来……

    “没生意啊?”晏航转头往店里四处看了一圈儿之后说了一句。

    “不怕,”晏叔叔抬眼瞅了瞅他们,“赚不着钱大不了儿子不要了呗。”

    晏航啧了一声:“我是捡来的吧?”

    “初一是捡来的。”晏叔叔说。

    初一笑着过去把烧鸡放到了晏叔叔腿边:“小礼物。”

    “烧鸡啊?”晏叔叔打开了盒子,“年轻人就是有想法,开业礼物送只烧鸡。”

    “排很长,的队呢,”初一在书架之前转了两圈,又上了阁楼,靠着栏杆往下看了看,“感觉很,很舒服啊。”

    晏航进了收银台后面的小屋,发现是个小厨房,咖啡机烤箱什么的一应俱全。

    “你请人做简餐吗?”晏航问。

    “嗯,”老爸点点头,“怎么你想跳槽吗?”

    “不想。”晏航说。

    老爸笑了,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这儿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晏航说,“不是客气话,就是挺舒服的,书都是你挑的吗?”

    “嗯,还得补,”老爸说,“老崔给找了不少有意思的书,翻开了能坐得住的,你要有时间就再给我弄个英文的书单,我摆上提高一下水准。”

    “行,”晏航走到咖啡机跟前儿,转头看着他,“你喝吗?”

    “不喝,喝一上午了,”老爸拿过烧鸡盒子闻了闻,“闻着这个喝咖啡串味儿。”

    晏航做了两杯咖啡,拿到了二楼。

    初一正坐在个小沙发上,捧着一本图册看着。

    “什么书?”晏航问。

    “狗,”初一把图册转过来让他看了看,“非常可爱。”

    “回去照镜子就行,”晏航坐到了他旁边,跟他挤着,“我家的狗也可爱。”

    “最可爱。”初一低头继续翻图册。

    “嗯。”晏航把咖啡放到他手边。

    “晏叔叔做的?”初一拿起来喝了一口,“不对,是你做,做的。”

    “这都能喝出来。”晏航笑了笑。

    “嗯,”初一点头,“你做的菜也,也能一口吃,出来。”

    晏航没说话,在他脑袋上抓了抓,然后回手从身后的书架上随便抽了一本书。

    《神秘岛》。

    他在封面上轻轻弹了两下,真巧啊。

    他第一次看科幻小说,就是凡尔纳三部曲,他跟着老爸开始四处游荡的第一年,老爸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

    那会儿他每天都看,搬家的时候也带着,不过后来就不知道弄哪儿去了,搬来搬去的次数太多,有时候走得急,很多东西就那么消失了。

    现在再看到的时候,突然就有些感慨。

    他回头又看了一眼书架,果然《格兰特船长的儿女》和《海底两万里》都在,而且封面都跟他当初看的那版一样,书都不是新的,应该是淘来的。

    不知道老爸是不是也在怀旧。

    晏航看了会儿书,正想下去叫老爸一块儿出去吃饭的时候,老爸给他俩拿了两份隔壁小店的外卖上来。

    “我还说出去吃呢?”晏航愣了愣。

    “我看店呢,出不去。”老爸说。

    “哦,那也行,”晏航点点头,又看了看楼下,“把刚那个……”

    “烧鸡我已经吃完了,”老爸摸了摸肚子,“这两份就是给你俩买的。”

    “……烧鸡一口都没给我们留?”晏航看着他。

    “自己买去,给你们买了饭还想我给你们配只烧鸡啊?”老爸转身下了楼,“不要啃老,都挺大的人了。”

    初一靠在沙发里笑了半天。

    “太可气了。”晏航打开外卖看了看,是炒面,虽然很香,但是跟烧鸡比起来,就的确挺气人的。

    “绝食吧。”初一说。

    “饿了,”晏航叹气,拿起餐盒开始吃,“一会儿上哪儿转转吗?”

    “就在这儿看,看会儿书吧,”初一说,“我觉得特,特别舒服。”

    “你居然会觉得看书特别舒服?”晏航有些吃惊。

    “不是,”初一坐起来,又往他身上一靠,“就这,这种感觉,跟你一块儿什,什么也不想,就这么窝,窝着。”

    “你是不是碰上什么事儿了?”晏航抱住他的脑袋搓了搓。

    “没,”初一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又睁开了,“对了,我爸明,明天回去离,离婚。”

    “你妈回来了?”晏航问。

    “嗯,”初一应着,“不知道是,不是有新感,感情了所以想,起来要离婚了。”

    “离就离吧,”晏航说,“不离也没意思了,离完了你爸也能重新找个女朋友了。”

    “是啊,”初一把腿架到沙发扶手上,“我都不,不知道当初为,什么要结婚。”

    “当初还是有感情的啊,”晏航说,“只是这二十多年了,人慢慢变了,感情也就跟着变了。”

    初一没说话,抱着那本狗狗书盯着天花板出神。

    晏航也没再说别的,拿了餐盒放在他脑门儿上慢慢吃着炒面。

    “好吃吗?”初一问,“闻着好,香啊。”

    “张嘴。”晏航说。

    初一张开了嘴。

    晏航夹了一筷子炒面放进他嘴里:“还可以。”

    “嗯,”初一嚼了嚼,“你喂我吧。”

    “凭什么。”晏航说。

    “凭我可爱啊。”初一说。

    “抽你啊厚脸皮。”晏航啧了一声。

    “天天说抽,抽我,”初一笑了笑,“一次也没舍,舍得真抽。”

    “早晚抽你一顿狠的,”晏航又夹了一筷子面喂到他嘴里,“平时不收拾收拾你,你都不知道是谁罩你。”

    “小天哥哥罩,我呢。”初一边吃边说。

    “所以不要惹小天哥哥,”晏航说,“惹急了小天哥哥就直播揍狗。”

    初一笑了半天:“小姐姐说你再,再不直播就又,又要过,气了。”

    “不会,”晏航夹了一块肉喂给他,“来个狗哥光膀子修车,立马就能爆。”

    其实这么躺着等人喂,并不怎么太舒服,老怕呛着,吃的时候要特别小心,不注意还掉一脸面条。

    但是初一还是坚持这么躺着,张嘴等晏航喂他。

    他和晏航在一块儿时间也挺长了,这么腻腻歪歪的时候不太多,这会儿他特别享受。

    有时候他想想又有点儿害怕,如果再过些年,他俩之间还会不会有这样的场景出现。

    “晏航,”他反手搂住晏航的腰,伸到他衣服里,手指在他腰上轻轻勾着,“你说。”

    “嗯?”晏航应了一声。

    “人都会变的是吗?”初一问。

    “是啊,”晏航说,“咱俩不都在变吗?变了那么多了呢。”

    “那以后还会变吗?”初一又问。

    “没谁一辈子都一个样,”晏航摸摸他的脸,“多少都会有点儿改变的,见的东西多了,想的不一样了,人也就有变化了。”

    “我不想变了。”初一说。

    “为什么?”晏航问。

    “我怕我万,万一哪天变,变得不喜欢,你了,”初一说,“那你多,可怜啊。”

    “谁?”晏航问。

    “什么谁?”初一愣了愣。

    “不喜欢我你喜欢谁?”晏航问,没等初一回答,他一把抓住了初一的衣领,“周春阳?”

    初一一下乐了:“什……”

    “我真的应该弄他出来打一顿了。”晏航说。

    “赶紧打,打吧,”初一笑得不行,“你这愿,愿望都多,少年了,快实现了它吧,我都替你着,着急。”

    晏航笑了起来:“一会儿你给他打个电话约时间吧。”

    初一笑着转头,掀开他衣服,在他肚皮上亲了一口。

    “注意点儿影响,”晏航说,“我爸在楼下呢,而且你吃了炒面还没擦嘴。”

    初一扯过旁边小桌上的纸巾擦了擦嘴。

    “狗子。”晏航低头在他鼻尖上点了点。

    “啊。”初一应着。

    “你不用担心,”晏航说,“这辈子你除了我应该没机会再喜欢别人了。”

    初一看着他:“那你呢?”

    “我也一样啊,”晏航说,“没有比你更可爱的狗了。”

    初一笑着伸手在他脖子上轻轻捏了捏:“我可能是,想多了。”

    “是不是你爸妈离婚的事儿啊?”晏航问。

    “大概吧,”初一说,“刚结,结婚的时候也,也没想过会,过成这,这样吧?”

    “你这个思维不对,你老盯着他们看干嘛,”晏航说,“你得看看你晏叔叔啊。”

    初一没说话,沉默了很长时间才闭了闭眼睛:“还真是。”

    “天底下那么多人,”晏航摸摸他的睫毛,“天天被欺负的人也那么多,我就仗义出手了那么一回,就是你。”

    初一嘿嘿乐了两声。

    “天底下那么多人,”晏航继续轻声说,“你用了一年时间去找其中的一个,就是我。”

    “啊。”初一点点头。

    “天底下那么多人,”晏航想了想,“我想想词儿啊……”

    “我们就,就是最让人羡,羡慕的那,一对儿。”初一说。

    晏航啧了一声:“没错,都羡慕得嗷嗷叫。”

    初一笑着抬起胳膊勾了勾他的脖子,凑过去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28/28143/533401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