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我在六朝传道

第七百零四章 立地成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清风习习,皎月高悬。

    轩窗下散入一地的月光,李渔在蒲团上打坐。

    门口移来一抹娇小身影,轻唤“你睡了么?”

    李渔说道“没呢,进来吧。”

    “刚才饭桌上我瞧你多吃了几口飞龙,便给你沏了一壶茶来。”宝钗笑着说道。

    李渔点了点头,接过茶杯拿在手里,用杯盖轻轻扇着水面,闻着茶的清香,笑道“好茶。”

    李渔指着桌上,道“拆开看看。”

    宝钗疑惑地看向桌子,只见上面有一个精巧的小盒子,她走过去轻轻打开一看,见里面是一对翠绿晶莹的手镯。宝钗的眼睛马上变亮了几分,眉头也很快舒展开了,伸出手指摸了一会儿那手镯,抬头笑了出来“好漂亮镯子。”

    随即她又问道“是给我么?李渔哈哈笑道“当然!来,我给你戴上。”

    宝钗脸一下红了,她身子微微一颤,发现这房中的气氛也不太对,竟然还燃着两根红烛。李渔没有等她多想,捉起她细嫩玉白的左手,轻轻一捏,便将一只玉镯戴了进去。宝钗的手很软,戴上去很容易,而且大小恰好合适。

    被李渔握着手,宝钗浑身一僵,双颊晕红,目光却一点也没有闪避之意,直勾勾的回望他,眸里波盈欲滴。

    李渔手指轻轻在她手上一滑,宝钗嘤咛一声,语带呜咽,似乎要哭出来。

    她从来没有和一个男人这么亲密过,心里又怕又羞,还带着一丝丝的期盼。

    李渔轻轻说道“宝钗,今晚我再教你一个法术,叫青木诀。

    “嗯~~好.宝钗早就听说过这个,她星眸微闭,轻声回答。

    李渔的指尖闪烁着一点白光,轻轻点在宝钗的额头。

    一点金光,从她额头浮出,慢慢汇聚成一个小小的梅花状。

    李渔的手,慢慢地靠近她的衣带,轻轻一勾,宽松的锦缎就落在地上,露出一副月白色的小衣来。

    锁骨下微微鼓起,露出的胳膊上奶白的光晕闪烁出一道互相,昭示着这幅身子惊人的稚嫩白皙。脖颈肌肤极是腴润,连浑圆的香肩都是呼呼的,虽是稚龄少女的身形,却有股说不出的女人味。

    李渔温暖的手掌,附在她的小腹上,一個金色的“己”字,慢慢浮现出来。

    神通子宝钗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小腹的异样,她目光迷离,满腔的羞意配合少女的懵懂,登时化成了妩媚销魂。

    李渔胸有成竹,这就是佛门至宝神通子,只要用青木诀吃下这个,自己和宝钗都将快速拥有一道佛门神通。

    李渔坐在椅子上,面前站着一个只穿亵衣的少女,他微微低头,四唇相接,凉凉的又甜又腻,李渔也没想要使什么风手段,就这么温柔碰触着。

    一道灵力柔和地进入宝钗的经脉,开始探索起来,领着她步入正轨..夜,开始了。

    鹿儿巷的上空,金光大作。

    夜色中,无数人被这道金光惊醒,但是紧接着这道金光就消失不见。

    最近大宋汴梁来了太多的高人,所以大家也都没太当回事,只有寥寥几个人,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

    那道金光的灵力,分明就是佛门中重要人物弥勒的气息。

    弥勒已经多少年没有出现了,他的道统突然出现,莫不是有弥勒的传人问世了?佛门正在内乱,若是弥勒传人出世,为何不去长安要来汴梁。

    难道他也想要不死药?知道这件事的毕竟是少数,很快这个事就淹没在汴梁每日的热闹中,再也无人说起。三天后,正经门的后山。

    左慈他们三个看着李渔,目光中都带着一丝的诧异。

    “你小子顶着一身佛光,你要做什么?’

    李渔沐浴在佛光中,浑身金灿灿的,十分扎眼。尤其是他脑袋上的一圈光晕,活脱脱一个行走的电灯泡,还是高功率的。

    薛宝钗也是一样,她被李渔收到了风月宝鉴内,等自己寻找到解决的办法,才好把她放出来。

    李渔苦笑道“你当我想啊,我他娘的成佛了。

    “噗!”左慈一口茶水喷出老远。

    白毛绕着李渔转了一圈,摇头道“你们都别笑了,他说的是真的左慈嗖的一下跳了过来,對着李渔左瞧瞧,右看看,最終脸色越来越凝重。

    “怎么回事?’

    李渔把前几天的事一说,原来他采了宝钗的元红之后,从两人交汇处开始逐渐蔓延全身金光大作。

    虽然早就知道宝钗体内的神通子不凡,但是李渔萬万没有想到,它能直接让人成佛。白毛幽幽地说道“很明显,他得到了一个真佛的全部衣钵传承。

    “是哪个倒霉蛋?’

    “弥勒!”

    左慈倒吸一口凉气,问道“你确定?”

    白毛点了点头,“弥勒和我斗了几百年,打了不下几千次,我怎么会记错。”

    弥勒,可以说是佛门顶级战力之一了,他曾是世尊释迦牟尼佛的继任者。

    按照佛门的说法,弥勒未来将在娑婆世界降生修道,成为娑婆世界的下一尊佛(也叫未来佛),即贤劫千佛中第五尊佛,常被称为“當来下生弥勒尊佛”。

    李渔急道“这玩意太扎眼了,和我低调的性格十分不符,你们快想想办法,怎么把这东西去掉。不然我出门都费劲了.”

    “你出门是小事,这东西被我们看到还好,被佛门的人看到了,那可真的热闹了。”

    李渔道“这东西和癞头和尚脱不了干系,可惜他被我打死了,不然顺着他这条线索,或许能查到根源。”

    左慈道“癞头和尚与跛足道士,背后有一个人在布局,这条线索被你斩断了,反倒不好查了。

    李渔也是一阵懊恼,那时候实力太低了,没有足够的战略定力,只想着早早把癞头和尚这个大敌除掉。

    其实若是自己能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就能发现很多的疑点,在他们的背后还有守玉人贾府,都有着浓浓的迷雾。

    若是实力足够,就不会急着杀癞头和尚,而是寻根究底,找到他们身后布局的人。

    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癞头和尚的梦境,那个低垂的草原和伟岸的黑衣人。

    赤壁突然说道“对了,这儿不是有一尊佛么,我们为何不问问他呢。”

    “谁?’

    “你傻了啊,金蝉子呀!”

    左慈、白毛和李渔一起摇头,道“不要告诉他。”

    “什么事不要告诉本座?”

    门口传来声音,四人循声望去,金蝉子站在门口,真笑吟吟地看着李渔。

    他好像看到了世上最好笑的乐子,指着李渔,咧着嘴大笑起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