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我的徒弟不可能是铁憨憨

第三十二章 有妖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官,住店吗?”

    一进去,马上就有一小儿跑过来,喜笑颜开的问着,张长恒点点头。

    喜儿欣喜的看着街边的花灯,又看到了一些小孩穿街过巷的玩着,不禁又想起了陆择羽来。

    他要是在这,指不定会和那些小孩儿一起玩。

    喜儿抿嘴一笑,心底不禁又泛起一阵酸楚,整个镇子弥散着一股浓浓的梅花香,喜儿总觉得不对劲。

    喜儿自小在雪国长大,深知寒梅的习性,这镇子里见不着一颗梅树,哪来那么浓的梅花香。

    镇子里吃的玩的应有尽有,有着灯会该有的热闹气氛。

    在小儿的领路下,马车停靠在了主街旁的一条小路边。

    “道爷,请把马车赶到后院去。”

    周小六点头,张长恒扶着喜儿下车,跟着店小二进了店,大堂里坐着一些还在吃喝的人,一个个看起来开心至极。

    “道友,可否让一让。”

    看到一名喝醉的躺在板凳上横在楼梯口的修道者,张长恒礼貌的说道。

    “哎呀,你愁眉苦脸的干嘛?这地方可是乐子多多。”

    一屋子的人都哈哈笑起来,喜儿眨眨眼,心想。

    这有什么好笑的?难道是在笑我瘸腿?

    张长恒礼貌的小小,架着喜儿上楼,此时一抹清脆的音铃声响起,张长恒循着声音回过头,看到门口一道白影掠过。

    “怎么了张大哥。”

    “没事。”

    银铃再次响起,张长恒捏住了刀柄。

    这地方不对劲!

    张长恒虽然是上位修道者,有两把刷子,但灵识低微,只到动静识,寻常的比试还行,但要识得妖物,需到闻识才行。

    大堂里的人还在嘻嘻哈哈,并没有人注意到这阵清脆的音铃声,喜儿也没听见,张长恒更加确信,常人不闻不问之音,必有蹊跷。

    常年来的江湖经验让张长恒警觉起来,在送喜儿入了一个清幽的房后,张长恒拿出了涂抹的药膏。

    “喜儿姑娘,劳顿了一天,你早些休息,要是有事直接敲击墙壁即可,我就在旁边,今夜会打坐入定。”

    嘎吱

    张长恒关上们的瞬间,趁着过道上无人,举着二指,在门上划动起来,灵气在指尖游离,很快张长恒就在门上设下了一个火结界,只要有妖物靠近,这结界马上就会有反应。

    喜儿拄着拐杖来到床边,正面朝下躺下,但胸口处剧痛起来,她疼得差点跌倒,遥想起那天梁婆婆真狠,竟然扎自己的胸口,这地方才是最痛的。

    “真是歹毒。”

    喜儿疼得咧嘴,屋子里一样梅花香,喜儿躺在床上,思绪有些混乱。

    我究竟是要确认何事?我一个女儿家,真的能做决定吗?

    喜儿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喜欢上了陆择羽,这是她第一次,从未有过这感觉,一想到他就难受。

    并非是因为那天陆择羽的决绝,而是因为见不着。

    “算了,先睡,反正.......到盘岐宗就知道了。”

    张长恒并没有回房,他还在等周小六,在二楼观察着下面的人,他们还在吃喝谈笑,明明已经有人出现疲态,却还不肯回房。

    此时周小六停下马车,猛的听见一阵剧烈的兵器交错声,他跳出后院,腰间的短刀已出鞘。

    啊........

    一个撕心裂肺的喊声传来,周小六循着声音追过去,只见两名道捕扭打在一起,旁边还有几个衙兵,一名道捕极力的起身,跳上房头,咔擦咔擦的踩着瓦片,不要命的飞奔。

    “追。”

    地上的道捕起身,显然也受伤了,周小六也随即跟了出去,大街上出现了一些道捕,一个个看起来都经过了打斗,而他们的目标都是追着那已经受伤的道捕。

    周小六平日最喜热闹,他追了上去,一直到了牌楼处,两名守着牌楼的道捕出来后,并没有阻拦,受伤的道捕扔出了两张黄符,火焰瞬间吞没了他们。

    受伤的道捕冲出牌楼,义无反顾的跨过桥,手里扔出了一枚银铃,铃声清脆悦耳,紧接着银铃就好似撞在了墙壁上,这名道捕也翻滚着冲入了水雾中,不见了踪影。

    周小六疑惑起来,此时今天白天见到的拿着烟感的老板走来。

    “那老陈私吞了此地道衙的税银,已躲藏好几日了,现在竟给他逃了。”

    周小六才想起来被烧伤的两名道捕,刚看过去,他们又和没事人一样在和其他道捕说着什么,刚刚周小六明明记得那爆炸符击中了他们。

    “夜深了人,劳累了一天,好好休息一晚,我们这天天有灯会,好玩的多着呢!”

    周小六也不再逗留,再次离开了,此时一阵轻笑声,一名扎着小辫十四五岁的可爱少女轻盈的从巷子里出来,穿着一条露肩其膝短裙。

    “竟然给他跑了。”

    少女走到桥上,捡起了银铃,随后走到老板身边。

    “他伤势那么重,跑不远的,你快点回去。”

    少女背着手,垫着脚,笑盈盈的退到黑暗的巷子中消失不见。

    周小六并没有走远,他伸着鼻子嗅着。

    “有妖气!”

    现在!

    雨势凶猛,陆择羽拖着道捕,把他放到了坑里,然后开始填土,只是落下的雨水,在离着陆择羽几尺的地方,便绕开,他的衣衫没有湿掉半点,鞋子也没溅上泥水。

    “刚刚他说什么来着?”

    陆择羽挠挠头,用力的踩了踩泥土,四下找了块石头。

    “对了忘记问他的名字了。”

    陆择羽随手刻下“无名”二字,把石头压上后,双手合十拍了拍。

    现在陆择羽什么也闻不见,刚刚一过来他就嗅到了浓烈的焦酸味,他马上用宣夜告诉他的法子,只要想着闻不见就行,味道果然消失了。

    “对了,得赶紧给师傅买吃的,不然他要饿死了。”

    陆择羽拎着两吊钱,轻快的跑了起来,跨过小桥,看到了灯火辉煌的闹事,一下子就来了精神。

    “人,住店的话,往那边。”

    一进去,一个拿着烟管的男人就指了指不远处一个岔口,陆择羽无视的直接走过。

    “人.........”

    老板追过去,陆择羽才停下。

    “我不是人,我不住店,我要买东西给我师傅,不然他要饿死了,哪里能买吃的。”

    老板懵住了,但随即笑笑,指向了不远处的食铺。

    陆择羽看着手里的两吊钱,有些犹豫起来。

    这个点该吃饭了,我还没吃饭,万一钱不够怎么办?不过师傅吃的很少,应该够,我先吃个两桌再说。

    陆择羽刚走了一段路,就看到了一个卖小孩子万一的摊位,他马上走了过去。

    “人,五文钱一次,丢中了就可以带走。”

    陆择羽欣喜的看着一件件小玩意,砸下了一吊钱。

    “吃一桌好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