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累赘

第 9 章 光与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赶紧缩回准备摘耳钉的手,沉默着,我的怪病,真的都是因为夏晴晴。

    原来夏不凡从一开始追我、订婚、结婚,原来不是为别的,只因,我是夏晴晴的良药罢了。

    我怎能甘心,为什么被利用、被抛弃的人总是我,一股怨气冲入脑海,让我失去思考的能力。

    夏不凡既然你想要我的命,那我就给你,不过,死我也要拉个垫背的,夏晴晴的命,我要了。

    想到这,伸手要取下耳钉,我要跟夏晴晴同归于尽。

    苏默然见我这般冲动,大声喝道,想死吗?

    我被她一吼,愣在那里,木然的嘟囔着,反正早晚都是死。

    苏默然骂了一句笨蛋,她告诉我这东西虽然厉害,但生命力还是要靠个人的念力去汲取。

    说着,苏默然将腿盘起,手掌向上,轻轻搭在膝盖处,让我跟着她学。

    虽然不明白,但我还是照着她的话去做了。

    只见苏默然的唇轻启: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我默默的跟着她念着,原本焦躁不安的心,平静下来,我的意识开始飘忽起来。

    耳边想起苏默然轻飘片的声音:我教你定心咒,将心脉守住,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意念了,如果你念力强大,说不定最终受益的人反倒是你。

    外界的声音渐渐消失,可是我依旧能听到声音,那是一种河水流动的声音。

    我仔细去看,原来我能清晰的看到体内的每一条血管,可是这血液怎么流的这么缓慢,我集中意念,命令血液快速的奔跑起来,可收效甚微,只比刚才快了一点点。

    小腹处那颗邪魔紫玉静静的悬在那里,为什么不转了?

    我像刚才催动血流一样,用意念催动着,果然邪魔紫玉旋转了起来。

    我的血液再次变成紫黑色,只感觉浑身的每个细胞都兴奋了起来,力量在一点点回归我的身体,对,是力量,那种生命的力量,而不是力气。

    大概是我太得意而忘形了,定心咒一松懈,没有守住心脉,那枚邪魔紫玉开始疯狂的旋转,并且在我体内四处乱窜,只觉得它要爆体而出。

    我一时慌了神,完全把定心咒抛到脑后,邪魔紫玉更在肆无忌惮起来,仿佛一头野兽,咆哮着要摆脱束缚。

    就在这时,一个轻飘飘的声音在我心头响起: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伴随着苏默然的声音,我的体内出现一丝金光,金光慢慢放大,将邪魔紫玉牢牢包裹住,将他禁锢在丹田处。

    我知道这是苏默然在救我,虽然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只能跟着苏默然的声音一遍一遍的念着定心咒。

    慢慢的邪魔紫玉变的平静下来,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突然苏默然的声音变的严厉:别松懈……话音刚落,只见邪魔紫玉冲破了金光的包裹,向着我的心脏飞去……

    右耳上的灼热,让我的头昏脑涨,紧接着左耳也开始热了起来。

    感觉有两股暗红色力量顺着耳朵汇入身体,合二为一,仿佛闪电般,向邪魔紫玉冲了过去,仿佛一张网,将邪魔紫玉禁锢在那里,不让它继续向心脏飞去。

    苏默然的金光一闪,试探着与暗红色的力量接触,暗红色的那股力量,显得异常狂暴。

    虽然对金光有些抵触,但禁锢邪魔紫玉已经用尽全力,所以,对于金光的触碰也无力抵抗,金光一路小心翼翼的带着被暗红色禁锢的邪魔紫玉回到丹田处。

    邪魔紫玉也不是善茬儿,不停的试图冲破束缚,这三股力量在我的身体内,相互交缠、压制。

    我的身体在极寒与极热中交替着,从未感受过的痛楚,让我的精神几乎崩溃。

    或许死了会好受一些,这样想着,意识开始涣散起来。

    苏默然的声音再次响起,声声质问,你不是不甘心吗?不甘心就这样死掉,那就振作起来,用你的意志力,你的信念去控制命运,你的命,自己做主。

    她的声音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怒气,我一个机灵,意识瞬间一片清明,是的,我要坚持住,全世界都背叛了我,我不能背叛自己,我不认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全身的痛觉神经都已经麻木了,麻木过后竟有一丝舒畅的感觉。

    再次内视的时候,见邪魔紫玉安分的悬在丹田处,微不可查的在转动着,苏默然的金光跟那股暗红色的力量不知何时离开我的身体。

    现在整个人的感觉就像是浸泡在温水里,舒服的想呻吟……

    睁开眼睛,见阿道跟阿魁站在床边,而苏默然则躺在我旁边昏睡着,原来我一直都保持着打坐的姿势。

    我紧张的检查了下苏默然,担心她出事,转头问他们苏默然这是怎么了。

    阿道瞪了我一眼,说,你还好意思问。

    我瘪了瘪嘴,阿道对我的敌意好深,就连阿魁也不说话了,我更加迷惑,到底怎么了?

    沉默了一会,阿魁开口才告诉我,我入禅三天三夜,凶险异常,而苏默然为了保住我的性命,耗费了将近十年的功力……

    十年的功力?苏默然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看着睡颜安详的苏默然,我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跟苏默然萍水相逢,她就已经救了我好几次。

    而且为了我,她现在昏迷不醒,我愧疚不已,可却什么都做不了,为什么我这么无能?只剩一条贱命的我,根本不值得她这么对我。

    阿魁见我懊恼的样子,轻声的说,苏默然没事,只是累了休息一会就好了。

    虽然不知道他们所谓的功力是什么,但是十年的功力,人生有几个十年,阿魁这是在安慰我罢。

    闭上眼睛,再次的盘腿定神,默念定心咒,想要入禅,用意念将邪魔紫玉逼出来,还给苏默然,她为我做了那么多,我必须做点什么。

    我的意念刚一触碰到邪魔紫玉,那种桀骜不驯的感觉瞬间进入我的意识,差一点就乱了心神,这东西太厉害了,不亏是灵物,居然还有情绪。

    虽然胆怯,但是我还是谨慎的用意念将之包裹,一点点的提起。

    可不知怎的,邪魔紫玉一离开丹田,就开始变的不安分起来。

    我几乎有些控制不住它,胸口一堵,瞬间嘴里充满腥甜的味道,我不能放弃,马上就出来了……

    哎,好不容易才把你救回来,你又是闹哪样?苏默然轻飘飘道。

    一道金光,毫不拖沓的将邪魔紫玉打回丹田,“哇”我吐出了一口黑血。

    我痛苦的睁开眼睛,只见睡眼惺忪的苏默然正无奈的看着我,连嘴角的血都没来得及擦,问她现在感觉怎么样,简直吓死我了,说着说着竟有些哽咽。

    苏默然叹口气道,是你吓死我了才对,刚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你又……真是没法说你。

    我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狡辩,如果刚才不是她组织,我已经把邪魔紫玉逼出来了。

    苏默然抬手敲了下我的额头,骂了声,笨蛋,那东西要是那么好取,不用我说,她早就动手了。

    还警告我,想要命就别在乱动邪魔紫玉,否则她不在你身边,我的小命准交代了。

    我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知道她这是要走,可没想到这么快。

    苏默然看我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为难的跟我我说,在我入禅的第二天,她家里就催着回去了。

    可是当时我的情况太过凶险,只能等我度过危险期。

    听了苏默然的话,我不是不感动。

    苏默然缓和气氛说道:不过,雪柔,不得不说,你的运气还真是好,禅檀为了保护你的居然能释放出这么强大的力量,你还真是捡到宝了。

    我有些黯然,无论是禅檀还是邪魔紫玉,都不是什么善物。

    苏默然拍拍我的肩膀,给我喂鸡汤:别怕,人这一辈子呀,总是有很多挑战,你要是屈服了,那只能是失败者,不想做失败者,不想人被鱼肉,就要变得强大起来,全力以赴去战胜困难,没有人会怜悯弱者……

    多年以后,回想起来,苏默然的这番话,仿佛像是在我的心里埋了一枚种子,对我的未来,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到酒店的大堂办理退房,工作人员都像看外星人似的看着我跟苏默然。

    不过也不怪人家那种眼神,毕竟我们入住三天,从来没出过房门。

    原本是打算在这住几天,带着苏默然到处去玩一玩,可惜被我搞砸了。

    我带着苏默然到附近逛了个街,给她的家人买了一些礼物,让她带回去,又买了好多好多吃的,苏默然全程开心的像个小朋友一样。

    按照苏默然指的路,将车停在一个荒凉的小路口处,阿道跟阿魁也从戒指里出来。

    看着他们俩将车上的大包小包拎在手里的搞笑样子,原本离别的伤感被冲淡了不少。

    我拉住苏默然的手道问她,我们还会在见面吗?

    我有些害怕,她离开后,我就在也见不到她。

    苏默然笑靥如花的说,如果我是个普通的人类,可能不会在见面了,可她断定,我们会在不久的将来再次重逢……因为,我……不是普通人。

    她虽然笑着,可还是难掩脸上的悲伤,说完,她头也不回的向着小路走去。

    阿道阿魁紧跟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对着她的背影大喊道:默然,你要保重,我们会在见面的……

    她的背影越来越模糊,最终消失不见。

    是了,这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没有道理可讲,我要变的强大起来,不想在任人摆布,以前失去的,我要一点一点的,亲手拿回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