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五十九章:防盗版,等六分钟,马上恢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王府中。

    许清宵心神有些疲倦,炼制一品神武大炮花费的精力太多了。

    这还是因为自己拥有仙道三品的境界,而且有道德经的加持,不然的话,当真想要融合好二十座一品阵法,几乎不可能。

    但让许清宵没想到的是,刚刚走出密室,竟然听到了这个消息。

    陈儒重伤?

    许清宵眉头皱紧,他望着杨虎,眼神都是便冰冷起来。

    “怎么回事?”

    许清宵皱眉问道。

    “王爷,昨日大魏皇子,季元已经回来了。”

    “陈儒与他发生冲突矛盾,被打成重伤。。”

    “不过好在没有伤到根本,陛下第一时间出手救了陈儒,不过听消息说。”

    “陈儒这段时间需要在家中静养一段时间,伤势很严重。”

    杨虎简单的回答道。

    “刚来就找陈儒麻烦,看来这个季元是要给我一个下马威啊。”

    “来龙去脉,细细说来。”

    许清宵神色恢复平静,可跟在许清宵身旁也有一年多了,杨虎顿时明白许清宵想做什么。

    随后杨虎不敢啰嗦,直接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细细说出,包括是怎么起冲突的,双方说了什么话,杨虎基本上一一细说了出来。

    听完前因后果。

    许清宵罕见的冷静下来了。

    他静静站在杨虎面前,沉默不语。

    季元的手段很不高明,甚至在旁人看来,极其愚蠢。

    按理说,季元身为遗孤,即便是身后有势力,也不应该如此嚣张,当真聪明应当入宫后,老老实实听从安排。

    尽可能展现出自己的政治手段,有必要的情况下,更是应该来找自己,讨好自己,讨好朝堂的人。

    这样的效果更好。

    但季元没有这样做。

    不是因为季元愚蠢,相反在许清宵眼中看来,季元这样做,很明显就是了解过自己。

    知道这样做的结果,终究无法改变局势。

    所以季元换了一种方法,没有那么多遮掩,也没有那么多虚伪,用霸道解决一切祸端。

    他这样做,就是要告诉所有人,他身后有人,突邪王朝,初元王朝,大魏藩王,这些全部都是他的势力。

    也正是因为如此。

    换句话来说,季元已经算是彻底亮牌了,亮出自己的底牌。

    所以,他无所畏惧,他也不在乎世人的目光。

    不为别的。

    就因为,他是武帝遗孤。

    太祖长刀都已经认可他了,这就是他为何一定要入京的原因,也是他敢入京的原因。

    不然,当真是个遗孤,没有自证的能力,来到京都,就是待宰的羔羊。

    对比起来,季元的做法,与之前遇到的敌人,完全不一样。

    这个更加直接。

    以往的敌人,明明可以轻而易举碾死自己,可他们没有这样做,因为傲慢,因为轻视,也因为自大。

    可就是因为傲慢,轻视,自大,他们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导致自己成势了。

    而季元的做法,就是要以势压势。

    想到这里,许清宵长长吐出一口气。

    季元的出现,的的确确很棘手,因为他已经自证自己是武帝遗孤,那么自己即便是想要针对季元,也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

    眼下中洲龙鼎正在凝聚,季元的突然到来,有太多太多因素了。

    若是没有猜错的话,接下来真正的动乱将会到来。

    季元只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罢了。

    各方势力都已经开始布置棋子,大魏王朝若是能撑过这一关,将会迎来真正的腾飞。

    可如若撑不过这一关的话,局势只会越来越麻烦。

    果然,成功的道路上,总是会出现许多阻碍。

    当下,许清宵动身了,原本打算好好休息几日,看这个样子,有人不想自己安心休息啊。

    “王爷,您这是?”

    看着走出大堂的许清宵,杨虎不由好奇,望着许清宵如此说道。

    “面圣。”

    许清宵淡然开口,说完此话,他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

    很快。

    许清宵走出平乱王府。

    一路上,不少百姓看到了,纷纷朝着许清宵一拜。

    许清宵在大魏的地位,如今已经算是一人之下了,不仅仅是权势问题,声誉方面更是不弱于大魏女帝。

    “许大人出来了。”

    “许大人这是要去那里?”

    “是去找皇子麻烦吗?”

    “有可能啊。”

    “嘶,许大人这要是去找季元皇子的话,那京都只怕要发生大事啊。”

    人们议论,猜测许清宵要去何处。

    下意识人们都认为,许清宵这是要去找季元麻烦。

    一时之间,流言蜚语纷纷传开。

    不过很快,让百姓们有些失望的是,许清宵没有去怀宁王府,而是直奔大魏皇宫。

    宫外。

    当许清宵出现后,守卫的将士们,纷纷朝着许清宵一拜。

    “属下见过王爷。”

    将士们朝着许清宵一拜。

    罕见的是,以往许清宵都会与这些将士们说上几句话,但今日许清宵没有说一语,直接走进皇宫内。

    一时之间,将士们一个个露出好奇之色,他们知道绝对不是自己的问题,许清宵有些反常态。

    让众人明白,要有大事发生了。

    许清宵入宫的事情,很快传了出去。

    大魏京都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主要是看谁,普通人的一举一动,没有人在乎。

    但许清宵的一举一动,却能招来无数目光。

    在这个节骨眼,许清宵入宫,自然引来百姓们的讨论。

    而宫内。

    季灵也在第一时间得知许清宵入宫。

    没有任何犹豫,季灵来到养心殿中,等待着许清宵的到来。

    大约半刻钟。

    许清宵的声音,在大殿之外响起。

    “臣,许清宵,有事启奏陛下。”

    当声音响起,女帝敏锐地发现,有些不对劲。

    “许爱卿进。”

    季灵开口,她敏锐地发现,许清宵有些变化。

    “陛下。”

    “季元之事,如何处置?”

    踏入大殿,许清宵开门见山,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说出来此目的。

    对于这个问题,季灵没有任何惊讶,甚至已经猜到许清宵是为这件事情而来的。

    “暂不处理。”

    女帝的声音响起,这是她的答复。

    先不处理。

    对于这个回答,许清宵没有愤怒,也没有生气,相反无比平静,似乎是知道女帝心中在想什么。

    “陛下有何想法。”

    许清宵开口询问。

    而女帝缓缓吐出一口气,许清宵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愤怒与质问,而是保持平静,这让她宽了些心,也有些感动,因为她知道,许清宵理解自己。

    实际上,陈正儒受伤之后,朝中大臣连夜发来奏折,痛斥季元所作所为。

    但痛斥有什么用?

    眼下的局势,需要谋定而后,否则直接惩罚季元又有何意?

    说句不好听的话,惩罚季元挨几百棍子又能如何?这能解决事情吗?

    这不能解决事情。

    季灵的想法很简单,要么不出手,一但出手,就是彻底解决麻烦。

    不然留在这里做什么?

    恶心人吗?

    “许爱卿,这些奏折你看看。”

    季灵没有回答许清宵的问题,而是将一份奏折给予许清宵,让他看一看。

    奏折落在许清宵手中。

    展开一看,是边境发来的奏折。

    很快,许清宵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蛮族有些蠢蠢欲动,最近在部署动员,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做什么,也不相信蛮族真敢侵犯大魏,可蛮族不安分。

    这些东西遮掩不了的。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一但要开战,不可能突然袭击,尤其是大规模作战。

    而且敌人还是大魏王朝,所以蛮族无论如何低调,也会走漏出一些风声。

    “蛮族要再犯大魏吗?”

    “这不太可能,大魏当中有八位一品,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再犯大魏,不是自找苦吃吗?”

    许清宵合上奏折,望着女帝,说出自己的疑惑。

    “正是因为如此,朕才有些担忧。”

    女帝给予回答,一句话让许清宵沉默了。

    是啊。

    天下人都知道,七大仙门之中,有六个已经彻底入驻大魏了。

    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蛮族还要举兵冒犯的话,这才是恐怖的地方,明知道你有一品强者镇守,还来找麻烦。

    这不恐怖吗?

    蛮族虽然是一群有勇无谋之人,但不代表蛮族就是傻子。

    敢冒犯,就意味着蛮族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甚至做好了大魏一品不会出手的准备。

    不然的话,蛮族又岂敢再犯大魏?

    “他们有十足的把握,我大魏一品不会出手。”

    许清宵开口,道出核心。

    “恩。”

    大魏女帝点了点头。

    “凭什么?”

    许清宵继续问道,这一点难以解释,大魏一品凭什么不出手?

    上次蛮族入侵,是因为大魏一品,在镇守魔窟。

    这一次,大魏一品的确也在镇守魔窟,可问题是,大魏有六尊仙门一品。

    这样一来的话,蛮族又凭什么敢再犯?

    “朕想了很久。”

    “倘若蛮族真敢侵犯大魏,必然做好了一品不会出手的打算。”

    “一品不出手,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魔域崩坏。”

    女帝出声,告知许清宵这个可能性。

    “魔域?”

    “仙尸吗?”

    许清宵问道。

    “不是。”

    女帝摇了摇头,而后望着许清宵道。

    “尘界有四处地方,都可称之为魔域。”

    “十二深渊峡谷,魔域之海,东洲魔土,还有中洲魔窟。”

    “这四处地方,是尘界封印魔头之地。”

    “十二深渊峡谷,这个地方已经被镇压过很多次,倒也不足为患。”

    “真正危险的是魔域之海,东洲魔土,还有中洲魔窟。”

    “这三处地方,分别封印着无数妖魔,中洲魔窟最为可怕,就在中洲境内,距离大魏十分相近。”

    女帝开口,告知许清宵这四处魔域。

    四处魔域,许清宵知道两个,一个是十二深渊峡谷,当初吴言就带自己去过。

    一口气崩坏了一条深渊峡谷。

    的确不算什么,毕竟一品可以随便镇压。

    而中洲魔窟,许清宵也有所耳闻,传闻当中,中洲魔窟葬身了许多人,曾经发生过一场动荡,整个尘界的人都在这里厮杀。

    所以诞生无数怨魂,滋生妖魔。

    至于魔域之海以及东洲魔土,许清宵就不清楚了,毕竟不在大魏境内。

    只是,许清宵一下子就理解女帝的意思。

    “陛下的意思是说,有人会在这里动手脚?”

    许清宵询问道。

    此话一说,季灵点了点头,他望着许清宵,神色严肃。

    “朕已经派人去调查,暂时没有任何动荡。”

    “而且这也只是朕的猜想,天下应当没人敢这样做,能破坏魔域封印的人,本身就没有多少。”

    “普天之下,除了大魏,以及七大仙门,也就剩下东洲帝族和佛门了。”

    女帝缓缓说道,提到佛门二字,却显得有些莫名古怪。

    当下,许清宵心领神会。

    佛门这次辩法失败,难保他们不会这样做,解开封印,让妖魔为祸人间,从而逼迫世人信佛。

    虽然这几乎不可能,毕竟佛门即便是再怎么下作,也应当不会这么下作。

    “倘若当真如此,臣会出面,解决西洲佛门。”

    许清宵缓缓开口,女帝只是猜测,而他也相信佛门不会这样做。

    可是,这一切都是自相情愿罢了,佛门会不会这样做,谁说的准?

    只不过,如若真发生这种事情,许清宵不介意让西洲佛门彻底消失。

    对于许清宵的言语,女帝点了点头,她完全相信许清宵说到做到。

    也就在此时,许清宵的声音再次响起。

    “陛下。”

    “您觉得蛮族最快何时会入侵?”

    许清宵看着女帝,如此问道。

    此话一说,女帝有些好奇,不明白许清宵为何询问这个,只是想了想,女帝给予了回答。

    “近几个月,蛮族应当不敢入侵,即便当真有人敢去破坏魔域,也需要时间。”

    女帝回答道。

    得到这个答复,许清宵点了点头,而后开口。

    “陛下,臣有事要出去一趟,慢则两个月,快则一个月。”

    许清宵出声。

    异术的事情,马上就要解决了,他需要找一处安静的地方,彻底解决异术祸根。

    只是破解异术,会引来注意,这个节骨眼上,若是让人察觉到自己修炼异术,季元,王朝阳,怀宁亲王,这些人只怕要狂欢。

    所以现在必须要解决这个麻烦了。

    “又要出去吗?”

    听到许清宵要离开大魏,季灵忍不住如此询问道。

    “恩。”

    “臣知道,眼下离开的确有些不好,只是在动乱没来之前,臣必须要出去一趟。”

    许清宵如此说道。

    现在大魏还没有太多麻烦,虽然存在危机,可终究没有爆发出来。

    而自己必须要赶紧解决异术的麻烦。

    倘若大魏的危机爆发,自己没时间解决异术之祸,真被发现了,才是真正的麻烦。

    许清宵不希望又出什么幺蛾子。

    “好。”

    “许爱卿,这枚大魏龙符你拿好。”

    季灵明白,许清宵在这个时候,提出要出去,必然是有事要做。

    所以她直接同意了。

    “多谢陛下。”

    许清宵点了点头,随后他望着女帝继续说道。

    “陛下,临走之前,有些事情您不好做,就让臣来做吧。”

    他看着季灵,如此说道。

    而季灵也在瞬间,知道许清宵要做什么了。

    她稍稍沉默。

    过了一会,缓缓开口道。

    “这几日,朕身子不适,需要静心修养,许爱卿若有什么事情,自行处理吧。”

    女帝知道,昨日季元所作所为,许清宵不可能放任不管。

    只是她不希望事情闹得太大,暂时她不愿跟季元彻底撕破脸,这样的话,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但要说季灵不厌恶这个季元,这话说出来,没有人相信。

    许清宵要自己去处理,那她就放权给许清宵,别闹得太大就好。

    得到女帝的答复。

    许清宵告退。

    朝着宫外走去。

    而此时此刻。

    整个京都早已经热闹起来了。

    自季元打伤陈正儒后,所有人都在等待许清宵的反应。

    只是一整天,许清宵都没有露面,如今总算出现,而且直奔皇宫,如何不让人兴奋激动?

    皇宫之外。

    许清宵刚走出宫,不少大臣便聚集在此。

    张靖与周严为首,见到许清宵后,上来便说话。

    “守仁,这回你一定要出面啊,这个季元实在是太目中无人了,他当真把自己当做大魏二皇帝。”

    “守仁,陈儒好说歹说,都是大魏肱骨之臣,从未受过如此大儒,哪怕是陛下也舍不得罚陈儒,这个季元竟然打伤陈儒,这当真是狂妄无了边啊。”

    两位尚书来到许清宵面前,他们眼神当中充满着愤怒。

    陈儒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受了重伤,虽然活下来了,可对陈儒来说,这是奇耻大辱。

    堂堂大魏丞相,被当众重伤,文武百官罕见的齐心协力,在昨日书写奏折。

    只是陛下没有回应。

    而所有大臣都知道,整个大魏只有一个人就可以针对这个季元。

    那就是许清宵。

    “两位尚书,诸位大人,我明白。”

    许清宵没有说太多。

    这句话足矣。

    当许清宵说完此话,众人的确沉默了,没有继续多说什么。

    而是目视许清宵离开。

    方向是怀宁王府。

    许清宵去怀宁王府,这个消息瞬间传开,一路上不少百姓观望了过去。

    张靖等人也跟着走了过去。

    所有人都知道,许清宵要出手了。

    而此时此刻。

    夜色正浓。

    怀宁王府中。

    怀宁王正在设立家宴,招待着季元。

    家宴盛大,不仅仅是怀宁亲王,还有不少藩王也聚集此地,参加赴宴。

    歌姬舞姿曼妙,但众人都没有去欣赏,而是在谈论一些事情。

    “季元侄儿,你放心,如今回来了,一切都好,你莫要有什么负担,这里就是你的家,若是谁敢找你麻烦,本王第一个不答应。”

    怀宁亲王端起酒杯,朝着左边的季元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诸王也纷纷点了点头。

    “是啊,季元,你回来了就好,往后在京都,有什么需求,直接找怀宁王。”

    “季元,你是不知道,你幼年失踪,有人故意封锁你的消息,但怀宁王一直在找你的下落,他可是牵挂着你,如今你回来了,对我大魏来说,是好事啊。”

    “当真是天佑大魏,先帝托福啊,季元,这段时间你好好休息,等过些日子,陛下就会见你了。”

    众王开口,对季元这般说道,一个个脸上洋溢着笑容。

    “多谢诸位叔伯,侄儿感激不尽。”

    宴席上。

    对于这些叔伯,季元明面上极其友好,这些藩王都是他的势力,最起码目前来说,这些藩王都是支持自己的。

    季元没那么蠢,他走的是霸道之路,但不是莽夫之路,知道谁是自己人,谁不是自己人。

    也就在此时,酒过三巡后。

    一道声音响起了。

    “不过季元侄儿,有件事情叔父还是要说一句。”

    “陈正儒虽然有些狂妄,但他毕竟还是我大魏丞相,是大魏的肱骨之臣,没必要如此激进啊。”

    有王爷开口,望着季元这般说道。

    此话一说,诸王的目光,不由全部落在季元身上。

    而季元有些不以为然,望着对方回答道。

    “王叔,并非是侄儿狂妄,也不是侄儿激进。”

    “侄儿入京,认祖归宗,这是人之常情,然而陈正儒在朝堂中公然反对,更是要囚禁侄儿,是他先针对侄儿的。”

    “而后,侄儿入京,他故意在城口,等待着侄儿,就是想要找侄儿麻烦。”

    “这般,侄儿若再不出手,岂不是成了笑话?”

    “这些日子,侄儿也听说过,如今大魏朝堂,奸臣当道,这陈正儒便是奸臣,我妹妹生性柔弱,压不住这些奸臣,可我不一样。”

    季元开口,一番话说的倒也直接,尤其是最后一句话,更是耐人寻味。

    的确。

    随着此话说出后,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岂能不知道季元这番话的意思?

    “季元侄儿,你这话说的没错,区区一个陈正儒也不算什么,但王叔的意思,倒不是让你真的提防一个陈正儒,而是要提防提防许清宵啊。”

    又有人开口,如此说道,提了一句许清宵。

    此话一说,季元眼神当中露出一抹不以为然。

    “王叔,侄儿入京已有六个时辰了,许清宵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他没有出面,证明一切。”

    “况且,陈正儒也好,许清宵也罢,在大魏他们终究是大魏的臣子,是我们季家的臣子,当真冤枉了他们,让他们受了委屈,又能如何?”

    “天底下那里有主子的不对?”

    季元神色漠然,说出一番大逆不道之言。

    这话一说,众王有些沉默。

    因为季元这话有些过分了,而且也太嚣张了。

    直接将大魏臣子当做奴才?

    这话的的确确很过分,也大逆不道,哪怕是大魏皇帝也不敢说这种话。

    这要是传出去了,大魏所有官员都要怒斥季元。

    但也可以看出,季元到底有多霸道,敢说出这种话来,虽然这是私人家宴,可祸从口出啊。

    所以当季元说错话后,怀宁亲王立刻转移话题了。

    “来来来,这些人的事情,我等还是莫要去想,喝酒,庆祝季元侄儿回来。”

    怀宁亲王端起酒杯,众王也纷纷端起了酒杯,众人也知道不要继续言论。

    可就在此时。

    一道身影快速走来,显得有些慌张。

    这是怀宁亲王的管家。

    他从后走来,出现在怀宁亲王身旁,压着声音在怀宁亲王耳边道。

    “王爷,有探子看到,许清宵正往王府赶来。”

    他开口道,声音很小,在怀宁亲王耳边低语。

    只是在场谁不是武者?即便压着声音再小,众人也听得清楚。

    一瞬间,诸王神色变了。

    他们没想到许清宵竟然正赶往王府。

    毕竟距离陈正儒受伤已经过了大半天,按理说许清宵要来的话,早就来了。

    为何偏偏在这个节骨眼过来?

    他们好奇,但一语不发,甚至还很期待许清宵来此地做什么。

    “来就来了,还怕他什么吗?”

    “打开王府大门,看看许清宵想做什么。”

    怀宁亲王不以为然。

    他本身就不怕许清宵,而季元也是三品武者,无论是从身份上还是从战力上,都无惧许清宵。

    所以无需担心什么。

    “是,老爷。”

    后者点了点头,紧接着告辞。

    而怀宁亲王没有提这件事情,而是举起酒杯,与众人饮了一口。

    季元也端起了酒杯。

    他听到怀宁亲王管家之言,没有任何畏惧,反而有些期待,与许清宵的见面。

    只是当他端起酒杯时。

    突兀之间。

    整个王府突然抖动,宛若地震一般,歌姬们被吓得四荒而逃,酒桌上美酒佳肴全部被打落在地。

    “谁在造次?”

    怀宁亲王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了。

    大魏京都,怎可能会有地震,这明显是有人搞事。

    王府之外。

    一道身影耸立。

    是许清宵的身影。

    他看着打开的王府大门,没有任何言语,只是跺了跺脚。

    整座王府便摇晃起来了。

    这是武道三品的力量。

    “是本王。”

    淡然的声音响起。

    王府外,早已经聚集不少人影,周围百姓听说许清宵要去怀宁王府,一个个赶来,就是想看看会发生什么事情。

    果然。

    许清宵刚到怀宁王府外,一点情面都不讲,直接爆发武道之力。

    “许清宵。”

    “你要作甚?”

    怀宁亲王阴沉着神色,开口询问。

    “罪犯季元,无故打伤大魏丞相,犯下滔天大罪,念其是大魏皇子,来自乡野,不懂规矩,饶恕死罪,罚仗刑一百,入大理寺牢狱三月,以示惩戒。”

    王府外。

    许清宵的声音响起。

    冷漠无比。

    只是此话一说,王府之内。

    季元手中的酒杯,却在刹那间崩裂了。

    他知道许清宵,也有所了解,正是因为了解许清宵,知道许清宵,他更加肆无忌惮欺压陈正儒。

    就是想看看许清宵什么反应,也是给许清宵一个下马威。

    只不过等了大半天,发现许清宵并没有现身,让他认为许清宵不过如此。

    但没想到,许清宵还是来了。

    还当真是名不虚传啊。

    “狂妄。”

    王府中。

    “许清宵,你胆大包天?本皇乃是武帝之子,你竟敢要抓我入狱?”

    季元的怒声响起,如雷一般,这是他的回应。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你身为武帝之子,欺压大魏忠臣,罪加一等。”

    “给本王滚出来。”

    面对季元的怒吼,许清宵更为直接。

    “你。”

    “找死。”

    下一刻。

    王府当中,爆发出可怕的力量,这是武道圣人的力量。

    而王府之外,许清宵也没有示弱,爆发出恐怖的力量。

    人们咂舌,也无比震撼。

    京都百姓知道许清宵的脾气,但没想到面对武帝之子,许清宵竟然还是我行我素,不改脾气,这还当真是贯彻到底啊。

    王府内。

    季元斟了一杯酒,放在桌上,神色平静道。

    “帮我温酒。”

    说完此话,他直接消失。

    而后声音再次响起。

    “出去一战,京都内,施展不开。”

    下一刻。

    季元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他出现在王府上空,高高在上,注视着许清宵,如此道。

    许清宵没有废话,他身影消失,去京都百里之外。

    季元说的没错。

    京都内施展不开手脚,真要施展开来,不知道要毁坏多少建筑。

    两人离开。

    京都内许多人将目光看去,百姓们看不到,但京都仙门,以及各个武者可以望去。

    许清宵与季元用最简单的方式解决这个麻烦。

    那就是打。

    两人的争斗,引来整个京都百姓的好奇,仙门弟子们一个个注视着远方,他们也不清楚许清宵与季元谁强谁弱。

    但皆为三品,这场大战只怕要激烈无比啊。

    王府内。

    随着季元消失,诸王有些皱眉,有人望着怀宁亲王,不由开口道。

    “怀宁王,许清宵不仅仅只是武道三品,他还是仙道三品,佛道三品,儒道三品,季元与他厮杀,有些吃亏啊。”

    有王开口,认为季元吃亏。

    可怀宁亲王摇了摇头,望着对方道。

    “到了三品,就没有什么压制不压制,许清宵虽然身怀多种力量,可影响不大,他们比拼的是武道之力。”

    “而且方才本王坐在季元身旁,感应到他体内的武道之力,极其可怕,修炼无比霸道的功法,武道之力定能胜过普通三品。”

    “给季元侄儿温酒就好,他必胜。”

    怀宁亲王自信道。

    当然,能进入三品的,没有一个是普通,他只是简单比喻一番。

    此话一说,众人稍稍放下心了。

    只不过当此话说完后,怀宁亲王却不由皱眉。

    总觉得自己说的话有问题,但一时之间没想到那里出了问题,所以也就作罢。

    此时。

    三百里外。

    群山环绕。

    季元立在虚空当中,他注视着许清宵的身影,负手而立,目光高高在上。

    许清宵同样立在虚空上,两人相隔不到数百米,彼此对视,眼神当中皆是傲意。

    京都内,无数声音也响起。

    都在猜测谁能赢。

    大多数是相信许清宵能赢,但众人也保持着理性。

    毕竟两人都到了三品,不可能说谁单方面比谁强。

    但无论如何,人们知道的是,这必然是一场大战。

    而且将会极其激烈。

    虚空上。

    季元的声音再度响起。

    “许清宵。”

    “你有才华,有能力。”

    “无论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在本皇眼中,你的确为大魏做了些好事。”

    “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投靠我的机会。”

    “帝王终究不会是一个女人。”

    “选择投靠我,你之前所做的一切,本皇都可以忘记,待我成帝后,你依旧是大魏平乱王,如何?”

    季元没有急着与许清宵一战。

    反倒是拉拢起许清宵。

    “废话连篇。”

    许清宵吐出四个字来。

    “那本皇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了。”

    “让你先出手,免得你没有机会。”

    季元出声,他自信无比,望着许清宵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

    许清宵没有浪费时间,极武镇魔劲弥漫。

    轰。

    虚空震荡。

    武皇大手印杀出。

    虽然天下人都知道许清宵已经踏入武道三品,但世人没怎么看过许清宵真正一战。

    之前出手过,但都是单方面的碾压,如今遇到同为三品的存在。

    许清宵自己也有些激动,他要看看自己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与同境界的三品比拟,自己到底是强还是弱。

    轰隆。

    虚空坍塌,大手印浮现,这一刻雷霆大作,窒息般的力量弥漫。

    这是吴言传授许清宵的极武三式。

    是三品的极致拳法。

    砰砰砰。

    山脉震颤,这股力量太强了。

    数百米外。

    季元平静的面容,在刹那间变得无比难看。

    惶惶天威。

    武皇大手印落下的刹那间,他体肤生寒,汗毛直接炸起来了。

    这力量太恐怖了,根本就不是三品所能释放出来的威力。

    只是刹那间,他便感觉,自己不如许清宵。

    可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大手印镇来,季元凝聚体内的霸道之力,想要阻挡武皇大手印。

    嘭。

    恐怖的声音响起,如同雷霆炸开。

    季元的身影,直接倒飞几百米外,仿佛是被一股巨力轰击,他横飞出去,双手手臂当场断裂。

    剧痛袭来,但季元没有发出痛苦之声。

    他年幼习武,承受的痛苦也不少,手臂骨裂,这不算什么大事。

    可让他脸色变化的是,许清宵为什么这么强。

    轰。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许清宵的身影便出现在他身后。

    嘭。

    拳法砸来,夹杂着无与伦比的力量,季元背部遭到恐怖一击,脊骨断裂,哇的一下,吐出一口鲜血。

    嘭。

    许清宵没有任何犹豫,又是一脚,一道红色光芒破坏虚空,这一脚直接将季元踹飞千米。

    狠狠地撞击在一座大山上,当场留下一个巨大的凹迹。

    噗。

    季元又是一口鲜血吐出。

    他有些神志不清了。

    许清宵上来就是两拳一脚,打的他整个人都懵了。

    最气的是,他根本无法招架。

    许清宵所爆发的力量,让他感觉不弱于二品武者。

    但这的的确确是三品之力。

    两人是同品一战。

    可不知道为什么,季元感觉自己跟许清宵之间,相差十万八千里。

    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

    完完全全被碾压。

    被按在地上狂揍啊。

    “拿出你的真实力出来。”

    “不要隐藏。”

    下一刻。

    许清宵出现在季元面前,他目光之中带着冷意,也有些不解。

    虽然这不是生死大战,但两人也是水火不容,他不明白季元为何要隐藏实力。

    白白挨了自己这么多下。

    这很不合理。

    而听到这话,季元又是一口鲜血吐出。

    这回是被气的。

    “许清宵。”

    “你找死。”

    季元怒吼,他燃烧体内气血,恢复伤势,而后直接冲杀过来,速度极快,散发出霸道之气。

    带着无与伦比的力量,还有滔天愤怒。

    许清宵举拳杀去。

    两人拳芒碰撞,导致山脉震荡,惊起无数鸟兽。

    嘭。

    下一刻。

    季元再一次倒飞出去,又回到了山体之中,而这一次他更惨,被镶进去了,胸骨,手骨,全部碎裂,一口口鲜血吐出,染红了衣襟。

    此时,季元傻了。

    他已经用了十成力。

    可没想到的是,不但没有给许清宵造成任何一点影响。

    甚至自己受到了极其严重的内伤。

    他要被气晕了。

    同为三品。

    许清宵为何如此恐怖?给他一种怪物的感觉。

    这不可能啊,自己师父说过,自己的实力,在三品之中,算得上是佼佼者,不说同阶无敌,但至少没有人能够在三品这个境界战胜自己。

    无非是自己也胜不过别人罢了。

    可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噗。

    想到这里,季元又是一口鲜血吐出。

    这是气的。

    而京都内。

    不少人咂舌,没想到会这样。

    王府内,更是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没想到,许清宵与季元的大战,竟然是一面倒的情况?

    本以为是一场惊世大战。

    却没想到,许清宵战力无匹,简直就是把季元按在地上打,季元没有任何一点反抗能力。

    此时此刻。

    怀宁亲王彻底明白了。

    自己刚才那种不对劲的感觉是什么了。

    又把话说早了。

    而此时,另一道声音不由响起。

    “王爷,这酒.......还温不温?”

    此话一说,大殿内更安静了。

    你大爷的。

    还人都快死了。

    还温酒?

    转载请注明出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